2018年12月18日 星期二

唔試過唔知

如果冇人記得就可惜。係呢度試下存唔存到。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830159837037434&id=2021670614786179

昨日收到F記聲明話佢哋有權做呢做嘑,好呀。。。

2018年9月6日 星期四

非法移民也是客,明天會更好

昨天晚上下班回家,聽到新聞報告說近前百個得到教會收留在羅馬的[難民]中,有五十多個不知所踪。該機構負責人,明愛(機構香港的中文譯名)公開聲明,這批人不是囚犯,可以自由行動。

整個事件起源於一直沒停止過的難民潮的最新版本。幾個禮拜前,一艘在地中海的意國巡迴艦,接載上一百七十個男女孩童的非洲難民,經過多天海上漂流,得不到國家內政部部長欶溫尼批准泊岸,西西里的一個刑事訴訟官法庭起訴部長後,天主教教會首次出面,公開承允收容一百個難民。

自從五月選舉後,政治層面理論上更新。叫做黄綠色合作。黃色是五星運動得選後代表他們的顏色,綠色是北方聯盟從開始就採用的顏色。是的,商標嘛。等於白色代表以前的基督民主黨,紅色代表共產左派,黑色代表法西斯。。。

那一陣子,熱鬧非常。欶溫尼堅持不讓難民登陸,指他們並非逃避戰爭。最後答應容許十幾個無人帶領的小童下船,剩下的經過好多天,在當地居民反對及歡迎的不同表態下,抵達教會羅馬郊區招待所。

之後超過一半繼續收拾行裝,背上行囊自由行去了。

除了負責人所說的他們不是囚徒,可以行動自由的說法以外,可以理解他們的決定。因為有另一種說法,此收容中心的非法移民(不一定是難民)中,有過公開抱怨食物不符合他們口味,手機收不好線路等等的不優待遇。

值得一提的是對內政部長起訴的其中一項罪名是禁錮人身自由,因為當時他們不能自由下船。今日的事實證明,罪名不成立,因而撤銷。

對,先別驚訝,非法移民也是客!

客人得好好接待,賓至如歸。你家主人翁吃的是白飯淘清水?算了吧,別斤斤計較,善有善報,你活得辛苦,明日有天堂。

2018年8月19日 星期日

可以更寫意


這白雲與藍天,是昨天下午在陽光與酷熱交逼下照的。當時,突然聽到隆隆雷聲,跑出門外看看,天還是藍藍的,雲還是白白的,可開始有些灰暗的雲層,步步靠近,遠遠的天邊,有一半幾乎是黑色,頭上的複雜雲影後,透著不停頓的哄號。

天氣預報完全沒把這個影像算上,都是半晴半陰,雲下帶雨點的符號根本就沒出現;只有那離奇的氣溫,八月下旬還霸著34度攝氏。雖然比個多星期前好多了,但總是出軌的行徑。

難以預測,可以這麼說。天氣就像人生,猜測不來,儘管天氣以目前科技的先進,不多不少可以有點譜。由於人對人生就像對天氣那麼依賴,可是科技還沒發明什麼預測技術,瀏覽四周,那些對你說可以看到你一生或你明天的人群,就像新的一族,到處皆是。

如果說幾十年前的你,知道今天是怎樣的你,我相信世上找不到一個這樣的人。

好些時間了,偶然看看自己的手,嚇得厲害!那些無盡的皺紋,手背上條條突起的筋,伸不直的手指......,主要是這些是親眼能看到的。鏡子裡的自己看不清楚,也不仔細;照片上有時要看角度,也有看著不住搖頭的。

是的,人生就算他好幾十個年頭,假如超過一半都在同一個土地上度過,而且算得上是好的,就只有那片誰也可以享受得雲天,我不寫意。

不寫意是除了雲天就剩下家庭,當然,家是一個包羅萬有的字。裡面有最美好的也有最難的人與事。一輩子就捧著它在頭頂上,悄悄地輕輕走過。

不寫意是剛從賦稅的網站出來,一口氣好幾千塊錢。現在,除了得自己處理一切程序,因為有了互聯網,不用跑銀行,可是自然就發覺原來那麼多的稅項是強人所難,而且以前沒有的,現在都找到你頭上了。那是政府、大區政府、市政府聯手抓的。就差沒一個街道政府,說不定也有可能出現。

大官門的完了,還得應付本應為民服務的機構,首算銀行。從今年開始,每一樣服務都要收費,原來包含在某個服務包內免費的,都給一一拆出來,逐樣算,而且每月算!

銀行,最近染了一種叫地痞的惡習,擺明車馬做騙子。從上到下,你一不小心就中計。也許因為一般的概念是信任,戒心不大,那就大錯特錯了!由於數目普遍來說不高,也不想浪費更多的時間去較量,就這樣的,一點點,加費用、加服務,要不就換一家!不過,你能保證另外一家有不同的做法和態度嗎?能完全不用這些服務嗎?

被壓迫感!那就別來跟我說這是個自由的國度,也因為你,靴子國啊,不斷漠視我不出生於那個什麼人民共和國,我一直都不是那個國家的人!

除了藍天白雲,除了家人跟你叫意大利,我可以更寫意!

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開球了,與我無幹的事也有令人遐思的地方


今天2018世界杯足球錦標賽開球,在那遙遠的地方。為意大利來說,是很遙遠,因為國家足球隊敗給瑞典,沒入圍。

這是有史以來意大利國家隊第三次不參加世界杯:第一次是1930年,意大利足球組織和主辦國烏拉圭關係搞得不太友好,歐洲代表隊只數法國、比利時、羅馬尼亞和南斯拉夫,沒了意大利的份兒。

第二次是1958年度的比賽,1957年的選拔賽中輸給北愛爾蘭。現年85歲,參加過該場比賽的足球員基諾-皮維特利說當時的匈牙利球證又肥又矮,跑也跑不動;意大利本身的球員又因為幾年前蘇佩爾卡空難,十八位球員喪生,另國家隊元氣大傷,踢得不好是自然的事;而且北愛隊來頭也不小,落選就成了事實。

今天,意大利第三次沒資格參加世界盃,許多球迷可痛苦了。

我不是球迷,也不喜歡足球。自己覺得那樣的比賽常常有不公平的地方:球證主宰一切!我就是不愛一言堂。

可是,足球這玩意讓我發了一陣想,是對這生人的感想。


以踢足球踢得好而名成利就的球星,越來越多;而且所賺的錢也一樣。所以,是達到人生有錢、有名、有氣的一條捷徑。也怪不得後街的一片球場,每天都總有一班十來二十歲的非洲移民練球。誰知道過一兩年,不又是另一個巴神?

一隊球隊取勝,果然也得有幾個出色的國腳。我說的是團隊,不是自己踢就大功告成。

另一種人的愛好互動範圍比較窄,比如下棋。如果你是曠世奇才,當然也會名成利就。不過,數一數,當今世上有幾個?

再收斂一點範圍,如果你喜歡孤芳獨賞,做個畫家或音樂家、歌唱家,不一定需要有人捧場,成品出生後,自己可以對著它整天陶醉。

做人也是一樣。如果你想成大器,最好有後台。更好是一個旗開必勝的後台,即是說大包涵的組織,有絕大的勢力,只有你是他們的一分子,遲早有出人頭地的一日。不過,不要太精明,也不要太有才幹,真傻假笨都行,只有聽命。在得道期間,呼風喚雨,財運亨通,前趨後擁,不亦樂乎。不止如此,還蔭蔽後代,前途似錦。

那就是說得要選擇一個百戰百勝的團隊,有這樣的事實嗎?有的。

當然,棋手和藝術家也可以插身其間。那是見人見智的問題了。

一個必要的條件是代價。不能出軌或背道而馳的承諾,那是把你的個別自由賣出去,作為交換的錢幣。

否則,無名無姓的人多得是,翻開口袋掏不出零錢的,就是這些無名氏。

不是新聞新事,應該從有歷史開始,人類就是這樣地生活吧。

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

意法拗手瓜

他們自認是表兄弟,但彼此做事和性格都相差得非常遠。

一個叫做意大利,另一個叫法國。

直到十幾天前,稱兄道弟。當然,法國人做老大,意國人做阿矮,在大哥大,不,大姐大老默的指揮下,走著歐陸大路。

新人接手,新政策。特別是要還選民的債,是必須亮一手的。但選民不是你和我,再加上其他幾十萬人,我們都無足輕重。

於是,第一首在載滿非法移民的『寶瓶號』非政府機構搜救大輪,成了祭旗試刀的好肉。
多少年來,這類型的運作,被指控為財源滾滾的黑社會活動,給靴國充塞了極可能為數上百萬的無業遊民,小偷毒販。雖然有人說大部份都不願留在這裏,一有機會他們就亡北方跑,法國、德國、北歐……。

內政部部長大喝一聲要海港關門,寶瓶號得不到馬爾他收留,只好轉舵西班牙。西班牙新上場的左派樂得做個門面,大開門戶接了600多人。

這種做法當然引起四方八面的問罪呼聲,可以置之不理。

誰知馬龍仔那邊有人口臭,說意大利政府令人作嘔……

至此,是拗手瓜的時侯。

意大利新官的每一步棋的走法,對未來的影響不會小。

然後,假以時日,敵方肯定仍然不會放過攻擊的機會,那就得看場上賽手有多大能耐了。
所以說,給他們一點時間吧。說不定是垂頭喪氣的日子到期了,看看是不是出英雄的時辰吧。

別錯過機會!

2018年6月5日 星期二

名字是五星,你說呢?

直覺上真的不看好。

名字一般是記號,明裡或暗裡表達某種信息。

天上的日月星辰,地下的五顏六色,各處的動植物,人為的數目字,都被用上了。你試試看不同的旗幟是不是告訴你不同的現實?

標誌,除了商業宣傳樂此不疲,到了政治手段也使用這殺手鐧的今天,我不敢廢除底下所要傳達的立場。

星,五顆。黃色,是紅色的替代。

咱们走著瞧,只可惜是一件浪費多少光陰的現實。人生就只那幾十年來著,無能無奈地眼看他人擺弄你的生命,我不太慶幸生於一個許多人為民主,為平等犧牲過的歷史時刻。因為人嘛,從有歷史至今,改變了多少?

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假如你第一份工作是勞工部部長

聽說新政府於88日難產期過後,終於出生了。

最令人興奮的,是這個小靴國真是充滿希望與美好。

例如,一個活了三十年,一直遊手好閒的年輕人,只在某市球場當過查票員的政壇新血,第一份正式的工作是當上勞工部部長!!!

加油。你要是還沒找到工作,祝你也早日當部長。

2018年5月30日 星期三

逢兇,要化吉


就如看著美麗的香港日復一日地在被破壞,然後本來的優越在將來某一日消失,遠觀的人,只得概嘆無能和無奈。

這種變化,越來越不合理地向不公的改變,在這狹長的半島何嘗不是一樣,甚至變本加厲?
用甚麼來推行這種不顧民生民意的措施?一個詞:政治勢力。

由于只有少數人搞政治,大部分人都沒空或沒興趣去理,這群人中又有更大部分人活在無知的自我陶醉裡,手中有點力,名上有點聲的小撮人就妄顧一切,為所欲為。

最近的一幕活劇,幾百萬人一天內湧去投票,有些抱著明天會更好的心願,某些信以爲真地想著第二天不勞而獲,唾手可得上千歐,總而言之,除了差不多百分之三十不表態外,大家都隨著兩個新秀玩了兩個多月。

可以想像,某幾個大鱷魚在後面抿著嘴笑。等兩個學徒玩完了,狼狽地退出,大佬一聲令下,換一張心目中早已選定的臉,繼續無視小民,我行我素。

我相信樣貌是長出來的。不是好醜的問題,是心地的問題。善良的人,就算不漂亮也有他的氣度風格;精於心計或多行不義的,多多少少在眉目間會展露出來。

看到兩片面上各自有那兩道深深的紋痕,就像被利刀割過一樣,不開口我也害怕了呀。叫甚麼好呢?兇相吧。兇,凶。

靴人,祝你們逢凶化吉,否極泰來。

擋,用幸運的字給你擋。別惹我,繼續讓我逍遙於外,不沾塵埃。

拜託。

2018年5月27日 星期日

意大利節奏的後邊,怎麼還沒有政府

差不多過了九十天,到現在新政府還沒出生。

當然意大利以慢拍出名,但今次是總統被逼現形,要聽歐大頭的話,所有坐高政壇上位的,理得你子民死活。

不過,甚麼時候人民才醒覺,為自己和下一代的前途對目前的不公說聲不,還有大大聲地呼喊出來,否則靜靜地幾十年過得很快。

趁著現在就改吧!

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別以為選票定奪政治方向


是輪到下一代了,年青人的期望,因為他們都希望這個國度有好轉。今天弗烏利/威尼斯/朱利亞自治行政區普選,重複三月五日全國普選的結果,右派的北方聯盟以57%票數率勝出。左翼得票26.8%, 五星運動得票11.7%.

左翼大區主席狄波拉。瑟拉堅尼上回選舉得票39.39%,以.39%票數打敗右派所得的39.00%。時維2013年4月22日。

大選已經過了差不多兩個月,意大利仍沒有政府。中右同盟的意大利力量黨、意大利兄弟國家聯盟和北方聯盟當時拿了37%票數,五星運動拿了32.66%,中左同盟得票22.85%,根本沒辦法成立政府,必須有兩個組合,但至今仍沒達成協議。不過,要任何一個同盟和五星組合,選民都會大大不滿意。

一般來說,大區行政選舉結果對全國選情都會有影響,因為民心表現大都從這裡看得出來。

這段時間,不少年輕人給北方聯盟投票,正如不少南方人給五星運動投票一樣。普遍的現象是中左在這幾年的行政表現,從登上執政高位起,到各種不得人心的措施,大大小小的城市都是非法移民的假『慈悲』善政,民怨沖天。當然,對政黨的信服,從來就像對宗教的信仰,是該黨的總是不會容易轉移方向的,除非另有所圖。也不用太看少他們,正如他們所說,目前他們願意做的是反對派的作用,因為他們沒有輸掉,只是他們的基層要求他們做反對黨。

至於五星運動,一蹶不振,個多月前是不需同盟而獨自拿票最多的,今天只有11百分點,理由非常簡單。還記得他們選舉口號是『無條件基本收入』,每個市民可得每月一千歐元左右的福利。選票結束後第二天,南部有個城市的50多個市民,擁到市政府取表格,申請福利金。。。,後果當然不說就明。

這兩個月來,那嘴邊彎著非常自得微笑、幾乎已自命總理皮膚曬得黑黑的年輕小伙子,無一日不強調他們在選舉上勝出了,特意忘掉68百分點的意國選民沒有投他們的票。

最後,當然得說說北方聯盟。

她出生的時候是1989年,我已經在意大利住了幾年了。當時,北方六個大區:倫巴第、威尼托、皮埃蒙特、利古里亞、艾米利亞-羅馬涅亞和托斯卡納等的自治運動聯合同盟組成的。創始人翁貝多-波斯是此黨派的聯邦秘書,在任20多年,至2012年成為終身秘書,之後,由羅帕多-馬龍尼接任,2013年由現任馬特奧-薩爾威尼承當。

1987年,波斯被選進入參議院,是北方聯盟的第一位參議員。之後,在政壇步步高升,直至2004年腦溢血後,到因私挪公款貪污腐敗而與2017年被判刑,一家沒個忠實人品的成員而擁有敗壞的名聲。

曾有一段時間,北方聯盟得到許多北方人的擁護,選舉得票勢如破竹,各個保守黨派都指著控訴該黨對南方人歧視,對移民不滿等等。所提出的撕裂方案,不斷受到攻擊。後來與意大利力量黨聯盟,一直到目前。

她曾經是許多人認為是改變社會的寄託,希望藉著這些呼聲,對抗傳統的政治。

可是,差不多從開始就有出軌的動作。但四周只有比她更糟的,因此,當三十年前對她有信心的人失望過了以後,今日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又重頭再來一次對她寄予希望。

今天所得的大區選舉結果,據理應該對中右執政有利。不過,世事不是你我希望著就能出現,還得看看幕後主持人的意念。那選民的意表呢?哈,別太天真了。

如果那些不學無術的人,都能無憂無慮地佔上行政主位,理由非常簡單:根本不需要能人,最好是無能的人。

最後還是一句:今天沒有真正為民謀命的正人義人。




2018年4月29日 星期日

飛上天上的天使 - 逝者已矣

這裡一般人的信念是當人死後,就像『飛上了天的天使』。

昨天,小阿爾菲抽掉呼吸管後五天,離開了這個人世。全世界為此事唏噓的人,為數不少。

我沒特別跟進這宗事,因為想起來就讓人心屈不紓。隱隱約約只知道人為的成分非常高,為了不浪費納稅人的錢,社會福利的賬,一個無名無氣的小嬰孩,有什麼需要如此注重?

最近所認識的重病人,和死去的人都比較多。衡量一下,覺得意大利在這一方面還是值得點讚的。對一個市民還是得盡力協助跟進病情,盡醫療的力量,輪不到誰說要用多少公私錢。

社會上各階層也曾經對剛去世的小阿爾菲提出各種可能的嘗試,某有路人士甚至給他拿到了意國國籍,並向當地提出要求,請把他送到新國家接受治療,醫院裡病床都準備好了。可惜事與願違。

一個有病的人,在這裡不會被拋棄;要安樂死也不是那麼容易。雖然最近新立的法例,每個人都可以訂立書面證明來表態,可以要求不接受無效醫療,避免過那種天不知、地不覺的生活。

飛上天上的天使。其實人死了,便不再存在,什麼都沒有了。有的只是周邊人的憶念,恩恩怨怨都隨著最後一口氣結束。

然後,地球繼續環繞著太陽轉,時間還是毫無感覺地奔飛,好人壞人還是會不斷傳宗接代地生存下去......


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意大利解放紀念日,4月25日。。。放假!



我不太喜歡看歷史,因為我總是在組成歷史過程的事上看到人醜陋的一面,世間人為的災禍比天降的嚴峻,而且都是少數的人犧牲大部分同類,犯不著再看歷史讓自己生氣。

今天在意大利是公眾假期,慶祝意大利國家解放。

事緣1945年4月25日經過兩年內戰後,在英美聯盟軍協助下,意大利從德國納粹與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府統治下被解放出來。

翌年,意大利政府制定每年4月25日為國家解放紀念日,全國休假。

許多城市,甚至意大利總統,從來都有慶祝的禮儀,一直以來,都強調意大利得到解放是當時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的功勞,儘管各方軍人和平民犧牲的數字非常重大:意大利人就超過20萬,盟軍12萬,在意大利境內喪生的德軍26萬(來源:Charles T. O‘Reilly)。

從此,法西斯在此後的意大利人中是咒語,學校中教的都是反法西斯,雖然直到近幾年,左派親共的政權才上了位, 但在社會上直接或間接的影響非常大。比方,學校、公務、大部分政社教團體,都是這方面的人士據居高位。

對民生有影響嗎?就像這幾年非法移民潮一浪又一浪,到處見到的意大利人已經成為少數民族。這樣地無限量大開門戶,是他們的正常手段。

為什麼?因為等政策通過以後,這些都是會給他們投票的一頭。

而且,這些人不一定安安分分地工作(絕大多數都不工作,二十來歲的壯男,要不是日間坐在公共場所的長椅上滑手機、聽音樂,就是在公園踢足球)。也有不法活動的成員,前幾天我親眼看見一個這樣的人開著一部奔馳A級,在路上逍遙過市。

我相信法西斯主義曾經為害不少,可是我仍會不斷地說,別以為共產黨比他們差勁。

老丘吉爾曾說:『意大利在解放前有十萬個法西斯主義分子,解放後就有十萬個反法西斯主義分子』。你懂的!

話得說回來,在網上也看見1938年廣州淪陷於日本之時,市民還不是上街遊行歡迎嗎?就像共產黨進北京,還不是一樣嗎?

昨天,社交媒體上有人說要給中國人意大利國籍,留言中馬上有人說:“不行,因為中國人永遠不會成為意大利人”。

也許這粉說得對,住了大半輩子,都不能完全的成為意大利人。。。,唉!

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從意大利南方人帶著紙皮箱到米蘭,說說香港人49年移居


當然,大部分人對不是身旁的事都不會太關心,除非是舉世矚目的大事。

我對遠離了的香港,因為是故鄉,有一份思鄉情,但是今時今日那島上所發生的一切,都變得那麼遙遠和摸不著。是搖著頭的關心,是放開手的無奈,有什麼能做得到的呢?

有的,把個人經歷過的記下了,特別是當政治搞手要造假,企圖欺騙我們的下代。

例如,這幾天熱門話題是哪個不知是否祖上世世代代活在漁艇上、或也許與張保仔有血緣關係的某局局長的行為:改教科書。

去年已看到某報導說大陸人因為看見香港找工作比較容易,所以大量年輕人去香港求出路。那是序幕。

可以推想,其他不中聽的事實,都會被人一一重寫。

--------------------

話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上世紀50年代,萬事待興,處處要把戰亂留下來的殘破重修,意大利北部自動自覺地建起『工業三角』:米蘭、都靈和熱那亞。從55年到63年,不單南部缺乏謀生途徑的荒涼地帶,家中有的男人都湧往北方,凡是生計困難的其他區域,都向這幾個城市遷移。統計數字指從1958到1963年,意大利南部離家別井的人數有130萬,工業三角區在1958年有差不多7萬從外來的居民登記,到1962年有20萬,及1963年有18萬。都是從普利亞、西西里島、撒丁島、坎帕尼亞等地方來的。

從南往北遷移也是政治手段之一,一來可以平息戰後可能發生的社會動盪,二來這種趨勢幾乎是自然而然地解決南部問題的方法。

那些為了一個更好的明天來到北方城市謀生的人的出路,主要是投身於建築行業,其中佔百分之70-80。直到稍後都靈的汽車廠和米蘭一些大機械,化工,冶金廠作出第二次大量招工;時維1969-70年間,新到都靈的有6萬人,米蘭則有7萬人。特別在米蘭,大多數南來的移民,開始在都市周圍團居,這與其他城市沒有不一樣。外來人身份與不安的生活環境,帶來了60年代末的68運動工人與學生示威。

-------------------

我和這些年代的意大利有何相干?直接沒什麼,可是聽聽我外子親身經歷。因為如果你今天把他親眼看到的事說出來,肯定沒人相信。

『幾乎全部來米蘭找工作的南方人,都把全副身家放在紙皮箱裡,抵達後慢慢的全家老少大小都搬了過來。』

『他們租住這個米蘭城外市鎮的民居,平時你會看到他們穿著乾淨的睡衣出來逛,因為那是他們最好的衣服。』

『從來沒見過肥皂,第一次看見時,還以為是奶酪,歡歡喜喜的吃起來。』

『房子裡的浴室,一般都有浴缸。水龍頭方便,都成了這些人的菜園。』

你今天如果跟人這麼說,最少被人罵歧視,嚴重一點會受全民攻擊......

------------------

可是,這些都是一些在那時代生活過的人的親身經驗,現在越來越少人還記得,甚至很少還活著的人記得。等這一代離開了,往事就煙消雲散。

同樣,我家上一代,再上一代都經歷過49年隻身或攜帶一部分家屬『逃離』正在變色的國度,離開捨不得的家園,為的是預料到留下來將會遇到可以想像的困難。

我一半母系的親人,包括外婆在內,都趕不上跑到香港。至今我還有外公日夕嘆息的形象在眼前,他的哀愁怨懟,沒說出來過,可是我能不理解嗎?

今天只要看父親墓碑上顯眼的青天白日徽章,你能說他做得不對嗎?

你,或者你的家人,或者你的朋友,如果親身經歷過,就說出來,告訴眾人,歷史不是書上寫的就是真的,自己親眼看過,親自活過的才是真的。真的事不能因為他人的說法變成假的。

是對是錯,等後人自己定奪,但起碼你沒有噤若寒蟬,反之,要為不義的人作出最嚴厲的控訴!

別等其他人為你做,自己來!






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

意大利鋪路?

自從有社交媒體後,想知道世界各地的時事,點擊幾下鍵盤,用一下腦筋分真偽,不少事都能即時知曉。

是這種生活把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的距離縮短了,或者是全球化的結果是要製造出一模一樣的人類、一模一樣的政治?

香港的事越來越爛,心裡頭覺得可惜;可是看著看著,卻知道都是已經在這裡發生過事實,施行過的政策。有時,好像覺得三七在奉行意國不知哪一勢力的操縱,在香港把靴國翻版過來。

結論是香港爛,意大利更爛!

昨天聽到有人這樣說:『選舉沒用,誰上台都沒用;因為什麼都改變不了。這些拋頭露面的政客只不過是傀儡,要執行操線者銀行的命令。』

是老生常談,這裡誰都會說這些話, 問題是根本每個人都習慣了,也沒空沒勁去抗爭,因為一來害怕,已經這麼困難,搗亂的結果是連這丁點的好處都沒了;而且說真的,不好是不好,還過得去吧。

這不就是全世界活著的人的面貌嗎?


2018年4月20日 星期五

用回想來做祝賀

才65年前,說長不長,可比起來我能說短。

記憶中,找不到影像;不比兩年後的那趟,到現在還記得醫院裡的產房。

要是把那些模糊的片段倒退,肯定的是那簡陋的板房。沒可能清楚地記得細節,情理上計算一下,必定是幾家人合住的一間百來尺屋子,我們的可能是閣樓,因為我還記得睡的地方是屋簷下,牆上鋪著電影廣告板,每次睜開眼睛就看到那瞇著眼望著我性感地微笑的瑪麗蓮夢露。是的,才三四歲,我已經知道有這個尤物。

要回家就得往山上走,爬幾十級石䃈,不太高,十來二十排木屋吧,就能到達那擠在中間,與其他成千上百沒什麼不一樣的木蓋小屋。

我和你,不會有錯,因為當小弟出生時,住的地方已不再是這裡,是要往谷地下去差不多到盡頭名為榕樹頭的一帶。那裡真的有一棵大榕樹,就在屋子外邊,樹下周圍有不少人家,也有一個夏天賣汽水的小攤檔。

一個冬天的夜晚,一家人在暗淡的火水燈燈光下,爸爸捧著字典,要為快出生的小弟找英文名字。

所以,在那較高地段生活的日子,就只有我和你兩姊弟。

比這時段更早的,我真的記不起來了。

不過,没忘記的是這一天。才差十天,本來你就可以到65的歲數,是天公對你不公平的最後一手,在許多的不公平之後。

也許這可算是解脫,讓那從不厚待你的命運之神再無計可施,你逍遊自在,再沒可縛束你的任何人與事。

此日,祝你曾誕生……,曾步過這個世界,千萬縷無用的祝福,趁著你肉體仍在此空間。

2018年4月14日 星期六

當你不知道明天會有什麼事發生


雖然面書有許多我不滿意的地方,特別是那隱秘著的獨裁操作,但不能否認它為生活帶來意外:以前做夢也想不到的聯繫方式,把物理上的距離也可以拉近。

給一分。

可是我卻要扣自己不知多少分。不過,也不是我故意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書裡還有你。

所以,一個月前不到, 咱們才聯繫上。

也想不到,這個月早晚忙得沒頭沒腦,機會就在指縫間溜走了。

更因為中間發生的事,讓我猶豫。我就是這樣,境況不明確的時候,都把事情放低:以後再說。

如果不是她也同時出現,向我吐苦水;如果不是沒時間仔細理解蛛絲馬跡,找出事實真相;可能我們還會多說上幾句話,多交換幾個消息。

是遺憾,也不止這個。

現在就只有這空空的一頁,連招呼也沒打。我的遺憾疚悔,是自己找來的。

當還有時間,別放過。要做的,馬上做;選好目標,最好的目標是你心中有感情的那個,不是為了其他人的那種,除了經驗告訴我,不值得浪費時間去做的事,還是不要去做,因為時間不看你,特別是當你不知道明天會有什麼事發生!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別了,就這樣地



別了,親愛的。

看過不知多少次,也常聽人說過,但只有在親身經歷時,才能够加一張嘴認同。

數不出年數,天涯海角,根本就不容易見面,再加上其他原因,幾十年就瞬間過去了,就像人生,一恍眼也就過去了。

反正不會再見面,因為我不知你去了哪裡,就像你不會再知道我在什麼地方。

匆匆一來,匆匆一去,中間也未特意去珍惜什麼的,有的時侯等於無,無的時侯沒想著有,如果要問這一切的意義,我没有答案。

心裡痛惜的,是那個白頭人。都是從她而來,卻你比誰都先走,怎麼可以讓她在已經迷迷茫忙的日子裡,再蓋上一層陰霧?說不定搞得不好,又再添一宗事。所以,別怪我,她的不知道是無奈何,請你原諒我的決定,並接受她的無心。

沒有可能不傷感,畢竟一輩子最無憂最純真的那段日子,都是一起挨著過的,許多惹人發笑或下淚的時刻,我記得,也許你也記得過。

有一天,我不會任隨這些白白消失,就像你突然白白消失一樣,在某個時空,某個維度,讓我們重溫只有你我知道的天真無邪,或許那就是咱們再次見面的約會點。

別了,後會有期!

2018年4月8日 星期日

他們要過渡


試想想,中國歷代,朝起朝落(這也是潮),民生得一兩百年安定繁榮,有幸出生在這段時間還好,否則戰亂時勢,不吃苦的哪能有幾個?

歷史上的過渡期應該不少,我等生於今日世界,也目睹和身受大大小小的過渡。

過渡得好的,有各種科技上的進步,日新月異,怎麼也想不到今天坐在房間一角,也可以與天下通道。

過渡得不好的,人各有志。

從知事的年紀數起:
為什麼家人都逃到那個細小的島嶼,什麼都沒有。聽外公常常抱怨,他妻子和一半子女留在封鎖著的故鄉,而且未逃出來前在上海生活得還不錯的。幸虧跟著他的幾個孩子中,有他唯一帶出來的一個女兒:我媽媽。否則,不敢想像,其他幾個都是男的......

也幸好小香港有的都是像我們這樣的家庭,一無所有,從頭做起。不認識那些把船廠銀行帶到逃難地的,也不知道他們存在。可十多二十年後,我們與誰都不用比,自給自足,一律平等。這樣的過渡算得上好。

窮苦沒有見不得人的地方,只要有辦法,中中正正做人,頭還是抬得挺高的。

過渡的大事,對我來說,可能要數66-67年左右。不要說處身大個領土外的人沒受影響,我自己的人生就在這時轉了一個彎。本來以為是定好的現實,讓零計劃的現實代替了。

過了那麼多年,還在看著和聽著那些人說要過渡。

把政治從一處過渡到另一處。把語言從一個過渡到另一個。把普世共識的人生價值過渡到另一種莫名其妙的觀念。

如果你的過渡不是強迫性的,假如你的過渡仍然把我當人,若果你的過渡與我的自由自在無關......那還罷了,但當過渡者以卡隆的名字出現,即是先要人死了再過渡,那就真真無謂了。

雖無轟轟烈烈的戰事,也是一種災。


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

普選一個月後,明天會更好嗎?


意大利共和國的政府是意大利政制的一個正式機構,由部長議會組成,成員有議會主席及各部部長,是執行政治權利的最高組織。一般也包含一些各黨派擔任的國家秘書,可被指名當副部長。

部長議會行政地點在羅馬基吉宮(Palazzo Chigi), 特殊機會可用其他羅馬出名的辦公用館舍舉行活動。

意大利政府根據憲法第92、93、94、95、96條所定,有別於其他國家機關,可代表政治立場不同的派系自立運作。

部長議會主席是國家第四大權力執行代表,處於國家總統、上議院主席、眾議院主席之下,但在正常政治施行中,比其他職位更有實權。

當國家舉行全民選舉過後,總統授命部長議會主席商榷組閣,成立政府和選出各部部長。部長議會主席實際上是總理,他負責協調推進國家政治民生活動,各部所施行的政策由本部長領導但終究由他負責,如果他一辭職政府就結束使命。此外,部長會議由他召開,以主席身份進行會議議程,他不能干預各部操作,卻把部長會議所定方針向各部部長提出,要求執行。並且可以參與部長公佈法令前提意見。

意大利習慣上把每個不同政府用該總理名稱命名。為了協助總理辦理正常事務,他可以自己選一個總秘書,另有不同的秘書處或無政府部門的部長一同聽命於他。

一個或以上的部長可以受任命成為部長議會副主席,由議會成員決定,成為總理不能出席的場合的代替人。

部長議會一般處理國家對內對外的所有政策,解決各部之間的矛盾衝突,準備各樣法令、法律、條例等等的草稿,以上送國家上議會與眾議會決議,並執行各種經濟方案。

意大利總統與兩議會主席、上任總統及議會代表經過一連串政治磋商後,指定部長議會主席人選。因此,總理不是選出了的,而是有總統指定的。被指定的人按常理該得到大部分議員擁護,然後接受由現任總理背書的總統任命書,提交各部長名單及現任總理辭職信。然後宣誓,並在十天內取得兩個議院通過。

一個月前,意大利普選。誰知道今天出位的是哪位政治『雄心萬丈』的政治生?(給一點面子,不叫學徒)。

意大利名勝古蹟、山水秀麗、天氣溫和、人民友善,就只有從政人士那股自私自利,某些教而不化的頭腦,加上不少坐享其成的大鱷,要平衡正負確不容易。

2018年4月2日 星期一

『小巴斯卦』是復活節的第二天,郊遊遠足的意大利


今天,復活節日後的星期一,意大利把它叫做『小巴斯卦』,因為昨天宗教禮儀所慶祝的復活主日,在意大利語是『巴斯卦』。

『巴斯卦』, 寫成Pasqua,來自聖經舊約的『出埃及記』,為阿拉姆語所指的『逾越節』,梅瑟帶領希伯來人逾渡紅海。基督徒則採用這個名稱,以表達基督死後逾越死亡,復活重生。

因此,天主教的意大利用Pasqua代表復活節,等於英語用Easter一樣。由於復活節一般適逢春天,日曆上定的是春分月圓後第一個星期日,萬象重生,春回大地,宗教節日與民間習俗同步。

今年復活節來到早,主要的原因是3月31日正好是春分(3月20日)後的月圓,第二天(昨天)剛好是禮拜天,都緊湊在一起了。

復活節日的第二天,意大利叫『天使的週一』,根據聖經記載,是天使對前往埋葬耶穌的三位人士宣稱基督已經復活了,不再在墳墓裡。這天在宗教禮儀上只是『受難禮儀』的第八天,不屬於禮儀日曆該慶祝的日子。

意大利政府在二戰後把這天列為節日,為的是加長節日的日數,與聖誕節後的一天一樣。

民間習慣把這天叫Pasquetta, (.etto/a常用來表達小的意思)。意大利人往往趁著春光明媚去郊遊。

然後,開工的節奏慢慢恢復正常,慢慢地,因為4月25日有國家解放日,5月1日慶祝勞動節......,舒舒服服隨著靴子的步履渡人生。

2018年3月17日 星期六

人老慘,國老更慘

從來,不一定你想望的人與事,都能順心順手。

更糟糕的是不好的事物雙管齊下。

這個找不到朝氣的地方,像一個年紀老邁、滿身頑疾的老頭,一成不變地循著一種有色的概念,千多年來依然故我,還不斷希望要抵達永無止境之地。

周邊,盯著跟著同樣步履老去的人,所有的感覺就是無奈何。

當然,自己也在同步操是最大的原因……

概嘆的是還未探頭外望的下一代!

2018年2月20日 星期二

親,要有情

我不諳佛經,不懂佛學,缺非常同意所提的《愛別離》。

聽講解是因與[生命] 有關,特別是關於[親情]。

對的 ,只親沒情,就根本沒苦。

[情]除了自然生,不單是個性使然,也得[知]。

知,有自知,有教知。

懂得自知,是因為家庭背景,從小看到長輩如此這般,上下關係之間的連結系統,老慈幼孝,自我有感情的付出與收受,此情不用分析,不需培養。

教知需要長者有智慧,有傳統觀念,有為人父母的責任心。見到伴侶有所缺,會找到調解的方式,見到幼兒不懂事,會嚴正指導。

親,不是因為你我姓同一個姓,不是因為你我共擁一紙婚書,不是因為同屬於一個家庭,住在同一個屋頂下。

要知道親,需要懂得禮。孔老教下來的禮。

要有情,需要有一個心,需要有愛。

否則,就沒有別離的苦。如果這種苦在親人中不存在,生命中某些部分是在軌外行車,行程越遠越不可收拾。

然後有因必有果,世界輪流轉,自己報了不止,肯定也報在你以為是深愛著的人。這是很合理的邏輯,與存著某種願望的承諾不同。

一點成一線,一線圓一圈。生命從無到有,從有到無,各人用自己的生命畫好自己的圓圈,有何嘗不是一道化呢?

情是何物?親者有知。

2018年2月19日 星期一

悲淒,是一種發自內心,從胸口升起,湧到鼻尖,逼得眼中要滴淚,口中要咬著牙,對腦袋說要想一條出路的剎那。

固然,人,與任何生物無異。循著既定的過程,從無到有,從有到無。

這中間的交錯,卻因人而異。

我與你的相逢相處,可以是時空的一節一段,所發生的感情感受,往往與你和他,或我和他的接點不一樣。試想多少人、多少次有人願意彼此換位?

那位因職務要求,天天在你面前周旋的,只是完成例行公事。他不知道……

我卻可能因千百種原因,不得不匆匆抓住那有限的光陰,每次痛著那失落的眼神,清清楚楚地知道……

無奈!
悲淒!

2018年2月12日 星期一

說雲

最新措施是搬雲。蘋果的樹改種以貴州為名的天空,在歐洲不慎跟了孔雀尾的也收到通知,愛爾蘭的天更紅。

讀到反而華石頁收拾行裝,退出雞地。

這是同宗同祖的人才會有感受,會明瞭,會點讚的作為。有很多背景,要說出來不容易,要解釋也傳不過去,是一種感情,一種心念,一種堅持;在銅餅面前說不的慷慨。

不是曾經,不知道。

祝你繼續好運!

2018年2月11日 星期日

從翡冷翠到馬特奧‧里奇


所謂正名,在任何層面,統一使用某些名稱,能幫助互相交流和理解。我與菲傭很多時要廢許多唇舌,因為我不會菲律賓的他加洛語,她不單不會意大利文,連英文也拉拉扯扯的。

心想,語言通訊多麼重要。口語不行,文字可以解決,比如我們文字統一了兩千年的大國。

但是,當有權在人民頭上指揮的人宣布,話該這麼說,字該這麼寫,詞該這麼用的時候,你要自由發揮,或你跟從以前的做法就不對。不對的話,你就是不懂,也是你做錯。

那天,閒談間,一位意大利朋友說他孩子下週拿成績表。聽不懂意大利語的另一幫朋友就問我他說什麼。自然而然地把話翻譯過來。後者聽不懂,讓我重複一遍。。。然後我看見他們臉上一面模糊,我醒過來了!

因為,我應該說:成績單,而非成績表。我這個南蠻!!!

不過,我沒有改過來再說一遍,嘻,我這個老頑固。

說真的,我不是故意不用他們習慣說的話,也知道應該怎麼說,可就。。。

因此,世界慢慢地、默默地、眼睜睜地、一步步地在改變。

當你只能用『佛羅倫薩』來表示FIRENZE,音譯充其量只能說『費倫瑟』,沒徐志摩那麼美氣,那麼高清,但何來『羅倫薩』,薩是SA啊!ZE是瑟。可能『薩』字比『瑟』字更有老外氣味吧。

然後,今天看網料,有人說:『利瑪竇』原名是『馬特奧‧里奇』。真不賴,MATTEO RICCI的音譯,可不就是這樣嗎?不過,眾人皆知利瑪竇是誰,連本來從出生到現在來到意大利才知道有此人的也學會了,那就通過了唄,都幾百年了。

小心,如果你的名字是字母或其他外語,你沒可以有大國字體名字的福氣。不管你原來自己在初學中文時挑了個多漂亮文雅的名字,你還是叫愛麗絲‧安諾內、貝蒂‧加利波底、卡洛‧馬塔里拉、大衛‧倫佐、愛德華多‧拉瓦尼波、弗朗西斯科‧皮爾洛,餘此類推。

用現代語發音來讀都會弄得人一頭霧水,更何況用其他地方語言來發音,巴巴結結,好辛苦!

不願意嗎?那就別來打擾俺。沒有你沒關係,你沒有俺,餓死!

我情願與徐志摩同行!





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爭票手段

政府工作人員大加薪,話知你!

過去施政六七年的,還大大聲說:如果我們當選,就會做這,這,這,這。

那些年,幹嘛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