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歸來總是好

[ 毋忘初衷 ]

好多年前開始寫這個博客,是為了散心,為了在日常生活的高壓底下透一口氣,胡說八道一遍,也好把快要從腦袋溜走的中文死命抓住。

不知道這些悄悄話最後會花落誰家,Blogger將來會變成怎麼樣,也想不清究竟要不要自起爐灶,用個人網站名義繼續進行,看看高手榜樣吧。

這段日子,靴子國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的是公投。執政者不惜公帑大灑,鼓勵國民投“SI",就是”願意“。由於此次公投不算半數加一,勝者勝、敗者敗;拭目以待下週一。

這些年來,政壇一塌糊塗,當政者名不正,哪能想言得順?而且黑事多著,與不明勢力為虎作倀,你懂的了。

寫完心中舒暢,何樂而不為?多點回這兒吧,你說呢?

2016年6月20日 星期一

你做不做中國人?

【 中國國籍法 】

有問過自己這些問題嗎?


你如果是中國公民,就不可以有雙重國籍,你知道嗎?(第三條)

你如果是中國公民,你在意大利出生的子女,具有中國籍。但假如你定居意大利,子女出生時具有意大利國籍,就沒有中國國籍,你知道嗎?(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第六條)

居住意大利的定居中國公民,自動加入或取得意大利籍的,自動喪失中國籍。(第九條)

假如你配偶是意大利人,加入中國國籍後,便喪失意大利籍(第八條)。

至於香港人,你知道嗎?

在香港出生的你,假如有中國血統,你就是中國公民。

身為香港人的你,就算你持有【英國屬土公民護照British Dependent Territories Citizens Passport】或者【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在香港或國內用此類護照將得不到英國的領事保護權利。

就算你得到英國的《居英權計劃》而獲得英國公民身份,仍然沒用,你同上述人同類。

在意大利有居留權的你,假如仍是中國公民,你可以持意大利國家簽發的證件到世界各地旅遊,但當你在香港或大陸,你將不會受到意大利領事保護。除非你申請國籍變更,看看這裡 —— 香港人國籍變更簡介
根 據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籍 法 》 , 凡 在 中 國 領 土 ( 包 括 香 港 ) 出 生 , 並 具 有 中 國 血 統 的 香 港 居 民 , 均 為 中 國 公 民 。 這 些 人 士 不 論 是 否 持 有 英 國 屬 土 公 民 護 照 、 英 國 國 民 ( 海 外 ) 護 照 或 其 他 外 國 護 照 , 在 香 港 特 區 和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其 他 地 區 不 享 有 外 國 領 事 保 護 的 權 利 。 如 果 該 等 持 有 外 國 護 照 的 香 港 居 民 希 望 在 香 港 特 區 內 被 視 為 外 籍 公 民 , 則 必 須 向 香 港 特 區 入 境 事 務 處 申 報 國 籍 變 更 。 當 申 報 被 批 准 後 , 這 些 人 士 便 不 再 是 中 國 公 民 , 可 以 享 有 申 報 所 屬 國 家 的 領 事 保 護 權 。)

誰可以申請?要有這些資格
如 果 申 請 人 是 持 有 外 國 護 照 的 中 國 公 民 , 可 向 香 港 特 區 入 境 事 務 處 申 報 國 籍 變 更 。 如 果 申 請 人 符 合 以 下 規 定 , 他 / 她 的 申 請 可 獲 批 准 。
  • 年 滿 18 歲 或 以 上 , 精 神 健 全 ( 如 果 申 請 人 未 滿 18 歲 , 申 請 須 由 其 父 / 母 親 或 合 法 監 護 人 提 出 )
  • 申 請 人 是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籍 法 》 所 指 的 中 國 公 民 , 定 義 根 據 全 國 人 民 代 表 大 會 常 務 委 員 會 的 解 釋 ;
  • 他 / 她 是 香 港 居 民 ;
  • 他 / 她 能 出 示 證 明 已 擁 有 外 國 國 籍 ( 如 外 國 護 照 ) ;
  • 並 無 顯 示 證 明 他 / 她 的 外 國 國 籍 的 文 件 為 偽 造 或 從 不 合 法 途 徑 而 取 得 ; 及
  • 在 放 棄 中 國 國 籍 後 , 他 / 她 不 會 成 為 無 國 籍 人 士)

申請後你回香港有什麼影響
(請 留 意 , 如 果 選 擇 申 報 國 籍 變 更 , 申 請 人 的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居 留 權 可 能 會 受 影 響 。
申 請 人 可 繼 續 享 有 香 港 特 區 居 留 權 的 情 況
如 果 申 請 人 符 合 以 下 條 件 , 當 國 籍 變 更 申 報 獲 批 准 後 , 他 / 她 將 繼 續 享 有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的 居 留 權 :
(a) 申 請 人 在 1997 年 7 月 1 日 前 已 擁 有 香 港 居 留 權 , 
  1. 他 / 她 在 緊 接 1997 年 7 月 1 日 以 前 在 香 港 定 居 ; 
  2. 他 / 她 在 緊 接 1997 年 7 月 1 日 以 前 不 再 在 香 港 定 居 , 但 在 自 1997 年 7 月 1 日 起 計 的 18 個 月 內 返 港 定 居 ; 
  3. 他 / 她 在 緊 接 1997 年 7 月 1 日 以 前 不 再 在 香 港 定 居 , 但 在 自 1997 年 7 月 1 日 起 計 的 18 個 月 後 返 港 定 居 , 而 且 沒 有 連 續 36 個 月 或 以 上 不 在 香 港 。
(b) 申 請 人 符 合 以 下 適 用 於 非 中 國 公 民 的 資 格
  1. 他 / 她 在 香 港 特 區 成 立 以 前 或 以 後 , 持 有 效 旅 行 證 件 進 入 香 港 , 在 香 港 通 常 居 住 連 續 不 少 於 7 年 , 並 以 香 港 為 他 / 她 的 永 久 居 住 地 ( 申 請 人 必 須 以 入 境 事 務 處 處 長 規 定 的 格 式 , 作 出 以 香 港 作 為 永 久 居 住 地 的 聲 明 ) ; 或
  2. 他 / 她 是 在 香 港 特 區 成 立 以 前 或 以 後 , 在 香 港 出 生 而 未 滿 21 歲 的 人 士 ; 前 提 條 件 是 在 申 請 人 出 生 時 或 年 滿 21 歲 前 的 任 何 時 間 , 他 / 她 的 父 親 或 母 親 享 有 香 港 居 留 權 ( 當 申 請 人 年 滿 21 歲 時 , 他 / 她 必 須 和 其 他 外 籍 公 民 一 樣 重 新 申 請 符 合 居 留 權 的 資 格 ) ; 或
  3. 在 緊 接 香 港 特 區 成 立 以 前 , 他 / 她 只 擁 有 香 港 的 居 留 權 。
申 請 人 將 失 去 香 港 特 區 居 留 權 的 情 況
如 果 申 請 人 沒 有 中 國 國 籍 , 在 以 下 情 況 下 他 / 她 將 會 失 去 香 港 特 區 居 留 權 :
  1. 由 他 / 她 停 止 以 香 港 為 通 常 居 住 地 後 , 有 連 續 36 個 月 或 以 上 的 期 間 不 在 香 港 ; 
  2. 如 果 他 / 她 在 香 港 特 區 成 立 以 前 只 在 香 港 有 居 留 權 , 而 在 取 得 香 港 以 外 任 何 地 方 的 居 留 權 及 不 再 通 常 居 住 於 香 港 後 , 有 連 續 36 個 月 或 以 上 的 期 間 不 在 香 港 。
如 果 申 請 人 失 去 香 港 居 留 權 , 他 / 她 會 自 動 獲 得 入 境 權 , 並 憑 藉 入 境 權 仍 可 自 由 進 入 香 港 特 區 而 不 受 任 何 逗 留 香 港 條 件 的 限 制 , 可 在 港 居 住 、 就 讀 和 工 作 。 此 外 , 日 後 如 果 申 請 人 能 符 合 以 上 (b)(1) 段 適 用 於 非 中 國 籍 人 士 的 資 格 , 他 / 她 可 重 新 享 有 香 港 特 區 居 留 權 。
有 關 用 詞 的 詮 釋
以 下 用 詞 定 義 , 有 助 申 請 人 了 解 居 留 權 如 何 引 伸 至 外 籍 公 民 。
定 居 在 香 港
以 下 是 「 定 居 在 香 港 」 的 定 義 :
  • 申 請 人 通 常 居 住 在 香 港 ; 及
  • 申 請 人 在 香 港 定 居 期 間 並 不 受 任 何 逗 留 期 限 的 限 制 。
通 常 居 住
如 果 申 請 人 是 合 法 地 , 自 願 地 和 以 定 居 為 目 的 在 香 港 居 住 , 例 如 就 讀 、 商 務 、 工 作 或 居 留 等 , 不 論 期 間 長 短 , 他 / 她 便 是 通 常 居 住 在 香 港 。
在 下 列 情 況 下 , 申 請 人 將 不 被 視 為 通 常 居 住 在 香 港 :
  1. 在 任 何 時 間 內 , 他 / 她 :
    • 於 非 法 入 境 後 不 論 是 否 得 到 入 境 事 務 處 處 長 授 權 而 留 在 香 港 ; 或
    • 在 違 反 任 何 逗 留 條 件 的 情 況 下 留 在 香 港 ; 或
    • 以 難 民 身 份 留 在 香 港 ; 或 被 羈 留 在 香 港 以 等 候 甄 別 難 民 身 份 或 遣 離 香 港 ; 或
    • 在 政 府 輸 入 僱 員 計 劃 下 受 僱 為 外 來 合 約 工 人 ( 指 來 自 香 港 以 外 地 方 者 ) 而 留 在 香 港 ; 或
    • 受 僱 為 外 來 家 庭 傭 工 ( 指 來 自 香 港 以 外 地 方 者 ) 而 留 在 香 港 ; 或
    • 以 《 領 事 關 係 條 例 》 所 指 的 領 館 人 員 身 份 留 在 香 港 ; 或
    • 以 香 港 駐 軍 成 員 身 份 留 在 香 港 ; 或
    • 以 訂 明 的 中 央 人 民 政 府 旅 行 證 件 持 有 人 身 份 留 在 香 港 ; 或
  2. 在 任 何 期 間 內 , 依 據 法 院 判 處 或 命 令 被 監 禁 或 羈 留 。
父 母 和 子 女
母 親 與 子 女 的 關 係 , 是 指 於 一 名 女 子 與 其 婚 生 或 非 婚 生 子 女 之 間 的 關 係 。 然 而 , 父 親 與 子 女 的 關 係 , 則 只 限 於 一 名 男 子 與 其 婚 生 子 女 之 間 的 關 係 ; 任 何 非 婚 生 、 但 因 父 母 親 其 後 結 婚 而 獲 確 立 婚 生 地 位 的 子 女 , 均 會 被 視 為 婚 生 子 女 。 而 在 領 養 情 況 下 , 父 / 母 親 與 領 養 子 女 的 關 係 , 只 會 在 父 / 母 親 是 按 《 領 養 條 例 》 ( 第 290 章 ) 在 香 港 領 養 該 名 子 / 女 的 情 況 下 , 才 會 存 在 。)



來源:香港特別行政區入境事務處網站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籍 法

( 一 九 八 零 年 九 月 十 日 第 五 屆 全 國 人 民 代 表 大 會 第 三 次 會 議 通 過 一 九 八 零 年 九 月 十 日 全 國 人 民 代 表 大 會 常 務 委 員 會 委 員 長 令 第 八 號 公 布 自 公 布 之 日 起 施 行 )
第 一 條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籍 的 取 得 、 喪 失 和 恢 復 , 都 適 用 本 法 。
第 二 條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是 統 一 的 多 民 族 的 國 家 , 各 民 族 的 人 都 具 有 中 國 國 籍 。
第 三 條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不 承 認 中 國 公 民 具 有 雙 重 國 籍 。
第 四 條 :
父 母 雙 方 或 一 方 為 中 國 公 民 , 本 人 出 生 在 中 國 , 具 有 中 國 國 籍 。
第 五 條 :
父 母 雙 方 或 一 方 為 中 國 公 民 , 本 人 出 生 在 外 國 , 具 有 中 國 國 籍 ; 但 父 母 雙 方 或 一 方 為 中 國 公 民 並 定 居 在 外 國 , 本 人 出 生 時 即 具 有 外 國 國 籍 的 , 不 具 有 中 國 國 籍 。
第 六 條 :
父 母 無 國 籍 或 國 籍 不 明 , 定 居 在 中 國 , 本 人 出 生 在 中 國 , 具 有 中 國 國 籍 。
第 七 條 :
外 國 人 或 無 國 籍 人 , 願 意 遵 守 中 國 憲 法 和 法 律 , 並 具 有 下 列 條 件 之 一 的 , 可 以 經 申 請 批 准 加 入 中 國 國 籍 :
  1. 中 國 人 的 近 親 屬 ;
  2. 定 居 在 中 國 的 ;
  3. 有 其 他 正 當 理 由 。
第 八 條 :
申 請 加 入 中 國 國 籍 獲 得 批 准 的 , 即 取 得 中 國 國 籍 ; 被 批 准 加 入 中 國 國 籍 的 , 不 得 再 保 留 外 國 國 籍 。
第 九 條 :
定 居 外 國 的 中 國 公 民 , 自 願 加 入 或 取 得 外 國 國 籍 的 , 即 自 動 喪 失 中 國 國 籍 。
第 十 條 :
中 國 公 民 具 有 下 列 條 件 之 一 的 , 可 以 經 申 請 批 准 退 出 中 國 國 籍 :
  1. 外 國 人 的 近 親 屬 ;
  2. 定 居 在 外 國 的 ;
  3. 有 其 他 正 當 理 由 。
第 十 一 條 :
申 請 退 出 中 國 國 籍 獲 得 批 准 的 , 即 喪 失 中 國 國 籍 。
第 十 二 條 :
國 家 工 作 人 員 和 現 役 軍 人 , 不 得 退 出 中 國 國 籍 。
第 十 三 條 :
曾 有 過 中 國 國 籍 的 外 國 人 , 具 有 正 當 理 由 , 可 以 申 請 恢 復 中 國 國 籍 ; 被 批 准 恢 復 中 國 國 籍 的 , 不 得 再 保 留 外 國 國 籍 。
第 十 四 條 :
中 國 國 籍 的 取 得 、 喪 失 和 恢 復 , 除 第 九 條 規 定 的 以 外 , 必 須 辦 理 申 請 手 續 。 未 滿 18 周 歲 的 人 , 可 由 其 父 母 或 其 他 法 定 代 理 人 代 為 辦 理 申 請 。
第 十 五 條 :
受 理 國 籍 申 請 的 機 關 , 在 國 內 為 當 地 市 、 縣 公 安 局 , 在 國 外 為 中 國 外 交 代 表 機 關 和 領 事 機 關 。
第 十 六 條 :
加 入 、 退 出 和 恢 復 中 國 國 籍 的 申 請 , 由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公 安 部 審 批 。 經 批 准 的 , 由 公 安 部 發 給 證 書 。
第 十 七 條 :
本 法 公 布 前 , 已 經 取 得 中 國 國 籍 的 或 已 經 喪 失 中 國 國 籍 的 , 繼 續 有 效 。
第 十 八 條 :
本 法 自 公 布 之 日 起 施 行 。
全 國 人 民 代 表 大 會 常 務 委 員 會 關 於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籍 法 》 在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實 施 的 幾 個 問 題 的 解 釋
( 1996 年 5 月 15 日 第 八 屆 全 國 人 民 代 表 大 會 常 務 委 員 會 第 十 九 次 會 議 通 過 )
根 據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基 本 法 》 第 18 條 及 附 件 3 的 規 定 ,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籍 法 》 自 1997 年 7 月 1 日 起 在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實 施 。 考 慮 到 香 港 的 歷 史 背 景 和 現 實 情 況 , 對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籍 法 》 在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實 施 作 如 下 解 釋 :
一 .
凡 具 有 中 國 血 統 的 香 港 居 民 , 本 人 出 生 在 中 國 領 土 ( 含 香 港 ) 者 , 以 及 其 他 符 合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籍 法 》 規 定 的 具 有 中 國 國 籍 的 條 件 者 , 都 是 中 國 公 民 。
二 .
所 有 香 港 中 國 同 胞 , 不 論 其 是 否 持 有 「 英 國 屬 土 公 民 護 照 」 或 者 「 英 國 國 民 ( 海 外 ) 護 照 」 , 都 是 中 國 公 民 。 自 1997 年 7 月 1 日 起 , 上 述 中 國 公 民 可 繼 續 使 用 英 國 政 府 簽 發 的 有 效 旅 行 證 件 去 其 他 國 家 或 地 區 旅 行 , 但 在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和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其 他 地 區 不 得 因 持 有 上 述 英 國 旅 行 證 件 而 享 有 英 國 的 領 事 保 護 的 權 利 。
三 .
任 何 在 香 港 的 中 國 公 民 , 因 英 國 政 府 的 「 居 英 權 計 劃 」 而 獲 得 的 英 國 公 民 身 份 , 根 據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籍 法 》 不 予 承 認 。 這 類 人 仍 為 中 國 公 民 , 在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和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其 他 地 區 不 得 享 有 英 國 的 領 事 保 護 的 權 利 。
四 .
在 外 國 有 居 留 權 的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的 中 國 公 民 , 可 使 用 外 國 政 府 簽 發 的 有 關 證 件 去 其 他 國 家 或 地 區 旅 行 , 但 在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和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其 他 地 區 不 得 因 持 有 上 述 證 件 而 享 有 外 國 領 事 保 護 的 權 利 。
五 .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的 中 國 公 民 的 國 籍 發 生 變 更 , 可 憑 有 效 證 件 向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受 理 國 籍 申 請 的 機 關 申 報 。
六 .
授 權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政 府 指 定 其 入 境 事 務 處 為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受 理 國 籍 申 請 的 機 關 ,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入 境 事 務 處 根 據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國 籍 法 》 和 以 上 規 定 對 所 有 國 籍 申 請 事 宜 作 出 處 理 。


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

囉囉嗦嗦的,像個老太婆!

我從來就覺得【現代漢語】囉囉嗦嗦。

我口寫我手,說得容易。就像意大利文,口裡說什麼音,直接用字母寫出來。這是這個國家語文的特色。但書面語還是有自己的一套規矩的。

更何況那個面世不太久,從兩千年習慣用的文言,翻一個大跟斗,變成現代通用語言的中文?

三十多年前,在那個打燈都看不到的‘黑洞’裡,學生們學什麼,我沒有概念。可是在我認識的讀書人中,我有這種感覺:

老一輩的學者,不過要真的夠老,說年齡在6-70歲以上吧,其實他們也有很多根基非常好的。寫出來的文章,說出來的話,都還有我所認識的中文品味。就算寫的是學術文獻,仍然令人讚歎。

年輕一輩的,就說4-50歲那行列吧,就常常會覺得有點奇怪,反復問自己:幹嘛這句話會這麼說的呢?真的是北方話、或者是說話者說錯了?我告訴你,我總不相信那是循規蹈矩的後果,而且誰定的規矩了,還是相信自己好。

如日當天的青年人呢,唉,不敢恭維。教的、學的,都不時讓我嘆一句:算了吧!

我慣性地尋根究底,想給自己一個答案。最能說服我的,是這一種想法:教的不足、學的不夠。

教不足,是底子的問題。可憐莘莘學子。這種現象會不斷惡性循環,不過,我能做什麼?

學不夠,是個人態度的問題。如果我知道需要不斷搜尋、不斷學習,天空海闊,學問多的是。

有鑑於此,我從不厭煩地對願意聽我的話的學生說:“你要學好中文,除了其他的目標外,最重要的是透過深諳中國語言文字來認識真正的中國、她的文化、歷史、現狀、將來。。。,用自己的頭腦判斷,不要人云亦云。”

為什麼這麼長篇大論呢?因為我看了這樣的一句話:

『受到中國文化的耳濡目染,因此。。。』。

有人說:“語法上不對,應該是 —— 受到中國文化耳濡目染的影響。用『受到——影響。。。』才對”。

我就是不相信,因為『耳濡目染』這句成語,本身就是被動式的,後面加『影響』是畫蛇添足。

如果不用『耳濡目染』還說得過來,受到——影響,用了,就變得老太婆一樣,囉囉嗦嗦的了!

不是嗎?看看截圖。

你說呢?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退保,當你到退休年齡還在拼命掙扎時

我正在看一本書,上面有這麼的 一句話:
真正的財富是由下面三個因素組成的 —— 家庭、健康、自由。
對啊,這些話聽過多少次了,多少人也曾經這樣說過。
我跟你說(可是,如果你家道富足,你好幾個下一代都無需憂柴米;如果你是年輕學生,心中所想的除了考試合格、週末娛樂便不用傷腦筋;或如果你是當下紅人,一手可以掩蓋半邊天的話,你不是我說話的對象),這是心底的話:
家庭讓你感到別無所求,只要沒有經濟上的困難;
健康得到保障,身心康泰,只要你有所需的時候,能有足夠的資金解決問題;
自由無價,但自由有時要求你付出的代價不低;只要你的忠誠智慧站在正位,不要為了得到心目中的自由而出賣道德的價值。例如不擇手段地掙錢。
以過來人的口氣(對不起,口氣有點大了,不過這是為沒想到這些問題的青少中年人說的),別當呆子,傻傻地挺起胸膛說:我活著不是為了錢!
計劃好你的前途,特別是你的老年!因為世界的趨向是那些有本份保障你老年的政客,輪著班把你應得的權利,明目張膽地一瓣瓣剝走。
就如這些年來,這個以自由民主自傲的靴子國所發生的一樣。
幾年前,輪到他上任的馬里奧,我從開始就沒看好他,因為他根本就不像一個為民請命的大人物(舊帖上有說道)。當了稍稍一會兒的總理,他的政府就留下不少遺患。其中一個是所謂的退休金的改革。
意大利管理國民退休的機構是名為『國家社會福利院』Istituto Nazionale della Previdenza Sociale, 簡稱INPS的系統。在意大利國境內所有私人或公家的受薪工作人員,以及大部分除非有本行業福利系統的自僱的專業人員,都有強制的積金繳付規則。此機構是國家勞工及社會政策部屬下一個巨型組織。1898年初度萌芽,1943年正式成立以目前名稱運作。
它所管理的所謂退休金分下列各種:
老人退休金,以達到某一個年齡開始,市民每月可以從政府拿到一份若干歐元的金錢補助;
工作公積金,根據法律所定,強制性繳付工資收入的一部分,達到法定退休年齡便可依百分比每月領取的金錢;
遺孀或鰥夫在配偶去世以後,可以按百分比每月拿到的金錢;
傷殘人士補助金,按傷殘程度大小而定,可達100%得到補助的終身補貼;
另外,還有其他兩三種如經濟情況不足、老人補助、與國外工作公積金等比較不普遍的退休金。
還有其他數之不盡的社會福利金錢資助規律。機構每年收入不少,付出更多。比如剛過去的一年,就有超過120億歐元的赤字。有人說這種表態是先聲奪人的做法,為盡量不付錢鋪路。
法律是人定的,隨時可以改,就算有民主也無可奈何,因為肉在砧板上,拿刀的是他們。
於是,從馬里奧先生開始,把法律改過來了。原來一直施行的政策是有最低退休金額制度的,經他一改,退休金計算法就成了把一個人一輩子所繳付的金額合計起來,除以所繳付的年數,然後抽出5%,再除以13個月,那就是工作公積金的得數。多少人因此只能拿到3/4百塊一個月,比那些剛上岸或通過家屬團聚而來取得居留的外國人更少,因為後者往往拿到最少450塊!
這個政府也不例外(終究是同道中人),最近議會要討論把遺孀鰥夫可以拿到的退休金廢掉。
他們,其實哪兒不是一樣,每月拿的公帑數字龐大,都是五個數位以上,就跟某人在香港對65歲工人老夫婦說:兩口子每月有12000港元應該不錯了,異曲同工。
歷史上有過各種各樣的革命,世人做過庶民、當過奴隸,也有人高呼過人人平等,更有人推翻過專權政制。。。,到頭來,五千年不變!
你要變嗎?得靠你自己!不要聽人說的天花亂墜,要用自己的眼光、自己的腦袋去設計自己的生命!
這番話,我是說給自己的子女聽的。聽得進去嗎?後來會的。。。

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

簡化字、傳統用字;現代漢語、古文;普通話、粵語;同濟一堂!

香港教育局使用簡化字諮詢明天截止,網上討論有附和,有反對。

我在這塊靴土上,最近十多年從事教授意大利人中文的工作。當然,教的是『現代漢語』,用的是普通話,學生年齡、背景不同,有不到十歲的小童,也有四五十歲的社會職業人士。

不說我幸運地從小對粵語以外的語言接觸的機會還算不錯。父親是教英文的老師,他上課的時候,我要跟著去學英語。後來,唸書的學校,是中文學校,老師們都用國語教學,因為畢業後進修的直達階梯是台灣的大學。後來,到意大利還學會了意大利語。

中文,家中外祖父與家父都是讀書人出身,學校回來還得進一步學習課文以外的知識。

傳統的家庭,卻沒有傳統的重男輕女觀念,所以,既然身為長女,學習這責任竟然比弟弟們更重。

××××××××××××

意大利中文教學歷史悠久,甚至是歐洲最早設有中文教學的國家,之後才擴展至法國與英國。原因是當時的傳教士,如利瑪竇,十七世紀涉足中國國土,為了完成使命,與同仁學會中國語言。同時,也把中國語言文化,透過不同路徑,傳回本土意大利與歐洲。

十九世紀末,法國開始另一場學習中文的熱潮。此時,撇開宗教色彩,學者都在中文學習中搜尋滿足哲學上的求知慾,希望透過學習中國語言來閱讀和翻譯中國書籍作品。

那不勒斯的《東方大學》,於1711年至1723年間是康熙御用畫家的馬特歐-利帕,1724年回那不勒斯時,帶了四名中國青年,並成立了『中國學院』,教授中國語言。那是意大利歷史上最早成立的正式中國語言教學機構。

中意兩國幾個世紀來都有交往。至新中國成立後,除了大陸有自己的宗教活動方式,當時離開大陸的天主教,就遷往了台灣。

港澳以外國殖民地的關係,宗教發展自由,與意大利的關係從未間斷過。

也由於這種地位,中國語言從來就不是『現代漢語』,也不用『普通話』。

××××××××××××××××

開始接觸簡化字的景象,還歷歷在目。那時,在一個不太大的公園中間,有一座亭子,名為『八角亭』。其實是一間圖書館,年紀小小的我,試過進去瀏覽圖書。大部分圖書是連環圖,還記得那些細緻的古裝衣著的人物,和那些傳統故事。然後,一大堆革命宣傳材料。去過一兩次以後,就從沒再踏進那門檻。

我那時亦能看懂簡化字,因為老父打從我小學開始,就讓我學習書法。臨摹了不少名家的帖子以後,也臨過王羲之的草書。臨草書跟楷書的方法真不一樣,因為需要學會每個字偏旁部首的特別寫法,草書有自己的一套。簡化字就像草書的兒子,不完全一樣,卻有家人的輪廓。

學過草書以後,手寫中文時,總免不了用草字。省時省力以外,草書寫出來的字也非常好看。那草書跟簡化字一模一樣嗎?不,我現在整天用的簡化字,如果用草書寫,基本上不對。

以往在這裡也提過,大勢所趨,十多億人用的字,可以跟他們用。正如你用英文跟會說英語的人交流一樣。放棄學習傳統的中國字?要是你覺得應該的話,請聽聽我的經驗:

我教外國人漢語,他們學的是簡化字,筆劃比較少,上手比較容易。但,每當我要解釋漢字的結構時,簡化了的字,很少能勝任的。有幾個,可就那幾個。其他的,我都要用原本的字來解說,不一定回到用甲骨文,畫甲骨文字形的時候,學生都喜歡,都會笑,這也是讓他們容易記住的方法之一。少了這一步,他們根本就記不住這些陌生的符號。

幾十年下來,里里外外用簡化字,情況就變成這樣:

外國人過一段時間,也當起漢語老師來了。他們學的就是那樣,你可以想像到教的會是什麼。

中國人過了一段時間,不認識祖宗苦心積累下來的文字的原本面貌,只認識國家規定要學的那幾千個常用字,一種像用同一個模子倒出來的遣詞用字方式,而且你說話的時候,要是用些古語或不常用的成語表達,彼此就愣著看對方。

普通話因語音數量不多,同音字重複的機會大,所以一般是用雙音詞語來表達的。在這一方面,時間沒省下來了。說話還可以,寫字的話,雖然用鍵盤打,也多費些時間。

最令我詫異的,竟是這幾天發生的事。一眾用教漢語糊口的同事不少,意大利人如是,中國人也如是,混著過去(不排除本人在內,但我的出發點是想讓學生們認識語言文化,利用我對他們民族個性較理解的方便,可以用意大利文、和意大利頭腦更貼切地引導莘莘學子)。

好了,言歸正傳,有人需要把一些十七世紀用古文寫的文章轉成數碼版,除了傳統中國字繁多,這些文本有許多字根本在『現代漢語』裡找不到。因此,懂得做這活的人難找極了!

我以為是舉手之勞,給朋友幫一把。可是,儘管今日各類型的漢字編碼已經非常先進,要找一個古字,費的時間真不少!還得先用粵語把句子念一遍,然後去找可能的拼音詞語。在此,我發現了原來用普通話讀古文真的如趙元任所作的《施氏石獅史》一樣,難懂!

學中文,不要單學『現代漢語』,要不然,就像我常看到意大利人寫信時這樣結尾:『此致——敬禮』;或者是單學簡體字,過不長時間,你要是是社會上會中國傳統字的少數人士之一,物以稀為貴,你的長處將是你出人頭地的勝券。

我也決定了,家裡少兒,現在除了會普通話以外,要開始學廣東話。

以後,他們要是從簡化字再進一步去學中國傳統字,那就得看各自修為與福氣了。

因為,除非有反證,我認為簡化字增加學習古文的困難,中國文化能探討的層面,就停留在以用簡化字後的二維平面,無論外國人、中國人所得到的信息基礎就在這層面上。外國人愛學中文,他們學簡化字,管他呢,誰要他們去深探中國古代思維?本國人呢,為什麼我老跟大陸人就算在學術方面都掛不上鉤?也是思維不同的影響。我跟隨的是1960年代以前的教育認知,你知道1960年代下半葉發生了什麼事嗎?文化上的大事!




2016年1月5日 星期二

沒有走枉的路,沒有活枉的人生


人生的過程,是走一段路。

更貼切的,走的是海灘上的細沙路。

有些人能在走的時候,放置一塊大岩石,並在石頭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因為他們做過大事,成過大業,石頭不怕被潮水冲擊,長久地矗立在岸上。

沿海細沙比大石多。能成大器的巨人自古就能數得出那麼的幾個。

你我走過這輩子的海岸,在海邊留下走路時的腳印。

潮起潮落,下一輪抵達海灘的人,已看不見什麼了。

誰知道你曾經走過?

只有你自己。

你自己走的路,途中遇到的風平浪靜、煙波浩渺、波濤洶湧、雲霧迷濛、天空海闊、一望無際。。。,只有你體驗過,只有你才知道。

能在波浪拍不到的角落留下你所見所聞最好,做不到也就算了,因為路是你走的,你走得值得還有什麼遺憾?

回頭看看你的腳印,高潮一升,沙粒無情,彷彿從沒有誰在上面走過。

有情的你,自己知道自己留下什麼樣的腳印,沒有走枉的路,沒有活枉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