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3月19日 星期四

在三萬數字恐嚇下防疫的日常


陽光普照的三月天,草地上的花爭著開,樹枝上的芽爭著發,望望屋外明媚的春光,一點歡心都沒有。

靜靜的,因為差不多所有人都躲在家裡;原來熙來攘往的城市,只能從網上看到幾個路人,忙著辦那些急不及待的要事,拖著比心情還重的腳步,臉上憂鬱剛同晴天艷陽成正比。

電視不斷更新數字,那些不是蝌蚪型的記號,那些是踏進可能不再見到親人的醫療設備裡等候命運安排的人,或者是已經在短短一兩天就促步撒手塵環的人,幸運的幾百個死裡逃生的人,總之,從2月26日第一個本土病例發生開始,到如今超過三萬人受感染,一個月不到,生活就翻了臉。

封城,封大區,封國;慢慢的,不用急;我們是意大利人。

最可怕的是所謂突然,抓你個束手無策,一兩天前還在想過幾天做什麼,然後連家人的面都沒再看到。我為他們傷感,也為那些不顧自身安全而投入24小時服務的人感動,對不曉得認錯卻自以為是的人憤慨。都是人,多麼不同的命運和多麼不同的生存態度。

一切都在說我們只是開頭,歐洲其他的國家還得一步步跟著走,不做比賽,只希望這次領頭的會是重生的福音,因為代價實在太高了,連這個也贏不了,臉往哪兒放?

2020年3月12日 星期四

總不會天天是陰天

在這裏寫博的缺點是必須打開電腦,用手機太麻煩了。

所以許多社交媒體上說的話,有時間就轉貼這裏,不然就像這一直以來那般荒棄了。

今天是靴子國封關的第一天,我自己則已經是超過第三週。看看疫情從2月19日頭號病毒感染者至今是怎麼活過來的:



今天,三月十二日,陰,不只天氣,南北幾千公里的人心和天公比美。

昨天世衛終於宣布全球大流行後,意國接著採取行動,從今日開始,封鎖非提供維生必需品的商業營銷活動。

同一天,意國本土一號感染病人經過三週多深切治療後甦醒了。

他醒來第一句話是: 「我在洛迪嗎?」

38歲的馬提亞,身體壯健的跑步運動員,二月十九日不適往科多諾醫院急診,以輕度肺炎被遣送回家。第二天病情惡化,重返急診室,他懷孕八個月的妻子與醫護人員談話間,透露出他曾於一月底和剛從中國回來的朋友吃過飯,醫院人員當頭棒喝,按照程序給他做病毒測驗,確診病例。他妻子之後也被確診陽性,幸好送往米蘭住院後情況好轉,回家待產。反而零號帶菌者驗出陰性。

洛迪省科多諾市,從一個寂寂無名的小鎮,一個月不到變得世界聞名。

目前倫巴第大區確診人數超過七千,昨天一天內133人因或帶病毒離世,包括瓦雷薩省醫生公會主席斯特拉。

明天,將來的一個明天,會更好。希望不用數太多手指頭⋯⋯



據說明後天會有雨,那也是一個轉變,然後太陽還是會出來的,而且氣溫也會升至19-20度,慢慢的夏天也會來到。

2020年3月10日 星期二

歷史上會記載的封國大事



封國的情況怎麼樣?

這是我今天在面書的貼:


今天,三月十日,從零時開始生效的新抗疫法令究竟講什麼?看看。
總理八日簽署的法令說明,除了“能出示證明因不能推延的工作原因,或無可避免的急需,或健康情況要求“外,所有人都該“避免進出任何地區的活動”。
簡單的說,進出行動是允許的,但必須有證明。實際上,路上遇到檢查要填表證明,因此網上可以下載這個“自我證明”的表格。這份表格會存檔,假如發現有人報假,是犯刑事法,可被判三個月監禁和罰款206歐元。
因此,如果你要上班、要去超市或藥房都是可以的。如果你想出去逛逛,也沒有明文規定不能做,但最好不要做。
置身本人居所以外的人士,可以返回有自己居留資格的城市。
全國禁止在戶內或戶外集會,所有公眾活動全部中止,包括所有私人或政府舉辦的集體活動。國家等級的操練得閉門操作,戶外活動更不容許有觀眾在場。活動必須要有組織活動的機構自備醫護人員,有保持不傳播病毒的責任。
誰不可以出家門呢?
那些檢出有病毒陽性反應、在家隔離的人士。
此外,誰有37.5度體溫以上發燒的,有呼吸困難的,都“被強烈邀請留在家裡,減少社交,並馬上通知自己的家庭醫生”。不能自主前往醫院急診求醫。
有路障檢查嗎?
路上沒有擺上真正的路障,但隨時有可能碰到警方檢查,特別是比較大和重要的各處主要通道,火車站或機場。
因為法令聲明:“公路警察、軍警和民警於所有高速公路與重要運輸通路都有截停檢查自我證明書的任務。
機場運作怎麼樣?
米蘭或其他“紅色禁區”的機場都會保持開放,貨運正常活動。出境旅客要展示自我證明書。抵境的旅客到達時須在特定地區等候檢查。過境旅客不在此例。
飯館和咖啡吧可以開門嗎?
營業時間規定在早上6點到下午6點,店內所容客人之間必須保持一米距離。違法者會遭關店。
所有夜店、的士高、舞蹈學校、賭博場所、電影院、劇院、健美療養中心、滑雪地等須關門暫停營業。
商店開不開門?
所有商店可以開門營業,但進商店的顧客必須分批進內,店內各人必須保持一米距離。市集在假日或假日前一天只限食品銷售攤檔營業。其他時間開市各人必須保持至少一米距離。
大型與中型商場假日及假日前一天必須關門,只有藥房或類藥房能繼續營業。
停課到什麼時候?
從2月底倫巴第大區各階層教育體系停課開始至今,已擴至全國停課到4月3日,措施有待更新。
政府呼籲私營公營企業僱主在這段時期,盡量讓僱員利用本人年假放假。

由於在家閉門修行,少不免看或聽到電視,最受不了的,是那些左膠政客,開口閉口就五體投地感恩,還裝著沒事,忘了由於他們一面只顧用長又無恥的舌頭,才讓情況失控。今晚受感染的總人數已經高至一萬名,今天一天倫巴第死亡人數135個。

看著一張張愁容,一對對失神的眼睛,剎那間消失的笑聲與吵鬧,原來什麼都可以在短短的幾日就轉了路向。

2020年3月6日 星期五

意大利,冠下日常


是的,全世界都在搜尋搶購防疫口罩,意大利也不例外。以疫情比較,靴子國榮居全球第三位,而且數據顯示的數字日日高升。

今早網上看到一條題目:反華最力的國家是意大利。

從二月底開始閉門面壁,不是思過,是為了家中長者健康。犧牲是有的,可是我仍然不斷用手指耕耘,交貨日期每日減短,不能輕鬆放緩。

不過,外邊的人不知道。昨天郵差送信,我迎出去接,他一看到我,就把衣領往臉上拉,蓋住口鼻。從屋外鐵欄把東西交給我,離我遠遠的,再遞給我一隻筆做簽收。我忍不住,說:害怕嗎?他:吞吞吐吐地,呃。。。,我說:我沒去過中國,不是從中國回來;而且這道門已經關著十多天了。

他,不會懂的。

我,也不要求他懂。

事實是:市上所有大大小小的中國人商店都關了門。門上貼著一張白紙,我好奇的去看過,都是同樣一段,指為了避免病毒傳染,此店暫時停止營業,下週重開。。。中意兩語並用。

朋友親人把火車站、地鐵站等空無人影的照片發來,可以想像多少荒蕪。


好多年了,世界上許多逆行的事,沒有一個地方免疫。強權、濫權、詐權到處出現,獨裁的,民主的;先進的,落後的;富裕的,貧困的;死的死,傷的傷。

以前解決不平衡就爆發戰爭,現在誰都不會先他人用武器作戰,可是大自然不一定會旁觀,不敢說是上天,是神;但至少地球本身也是一個個體,如果不是人為,它自己也會發聲。

我相信大自然不是殘酷的,它有它的規律,也有它的容忍度,就讓大自然照顧我們一下吧。

2019年10月8日 星期二

楊梅對洋紫荊

圖片來源:維基

怎麼會愈來愈糟?

遠遠的那個小蛙島,近近的這個小靴半島,其他沒直接有關的就不知道了。

其實也不是不知道,網上如果要看,東西多著呢。有每天打鬥流血的地方,有長年被暗湧滲透的國度;可是也有風花雪月的人情,有鼓吹得勝的群眾。

有時看著有些被打得要死的人們,手指一溜,卻看到眼花繚亂的商品,這相對的衝撞真有點兒吃不消。

最近,總覺得如果隨波逐流,放開說理的腦袋或說感情的心臟,做人馴服一點,人生肯定會更得心順手。

人受性格左右的時候比較多。特別是長大了,活老了,就不願意低頭,情願硬撐著,為一口氣,為不背前半生的意念。

除了看到那些不願捨棄生於斯長於斯的人多麼眷戀那片小如針眼的土地,就算有要跑的,也不想向誰推薦來穿一下靴子。空氣、環境、美食、好酒、人情都不錯,可別騙自己,也別騙別人了,穿著靴子,走的可不是樂土。可愛的,就是那男高音的純真與無懼,但能保得住長遠嗎?

心中捨過的,身體放下的,說完就完,原來就是那麼方便簡單。可能比拖泥帶水的沒完沒了爽吧。也好的。

圖片:維基

扼喉的血手多大,張開了滿滿的都是鈔票,那帶不知道什麼氣味的銅板,清醒的、模糊的,都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