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6日 星期四

非法移民也是客,明天會更好

昨天晚上下班回家,聽到新聞報告說近前百個得到教會收留在羅馬的[難民]中,有五十多個不知所踪。該機構負責人,明愛(機構香港的中文譯名)公開聲明,這批人不是囚犯,可以自由行動。

整個事件起源於一直沒停止過的難民潮的最新版本。幾個禮拜前,一艘在地中海的意國巡迴艦,接載上一百七十個男女孩童的非洲難民,經過多天海上漂流,得不到國家內政部部長欶溫尼批准泊岸,西西里的一個刑事訴訟官法庭起訴部長後,天主教教會首次出面,公開承允收容一百個難民。

自從五月選舉後,政治層面理論上更新。叫做黄綠色合作。黃色是五星運動得選後代表他們的顏色,綠色是北方聯盟從開始就採用的顏色。是的,商標嘛。等於白色代表以前的基督民主黨,紅色代表共產左派,黑色代表法西斯。。。

那一陣子,熱鬧非常。欶溫尼堅持不讓難民登陸,指他們並非逃避戰爭。最後答應容許十幾個無人帶領的小童下船,剩下的經過好多天,在當地居民反對及歡迎的不同表態下,抵達教會羅馬郊區招待所。

之後超過一半繼續收拾行裝,背上行囊自由行去了。

除了負責人所說的他們不是囚徒,可以行動自由的說法以外,可以理解他們的決定。因為有另一種說法,此收容中心的非法移民(不一定是難民)中,有過公開抱怨食物不符合他們口味,手機收不好線路等等的不優待遇。

值得一提的是對內政部長起訴的其中一項罪名是禁錮人身自由,因為當時他們不能自由下船。今日的事實證明,罪名不成立,因而撤銷。

對,先別驚訝,非法移民也是客!

客人得好好接待,賓至如歸。你家主人翁吃的是白飯淘清水?算了吧,別斤斤計較,善有善報,你活得辛苦,明日有天堂。

2018年8月19日 星期日

可以更寫意


這白雲與藍天,是昨天下午在陽光與酷熱交逼下照的。當時,突然聽到隆隆雷聲,跑出門外看看,天還是藍藍的,雲還是白白的,可開始有些灰暗的雲層,步步靠近,遠遠的天邊,有一半幾乎是黑色,頭上的複雜雲影後,透著不停頓的哄號。

天氣預報完全沒把這個影像算上,都是半晴半陰,雲下帶雨點的符號根本就沒出現;只有那離奇的氣溫,八月下旬還霸著34度攝氏。雖然比個多星期前好多了,但總是出軌的行徑。

難以預測,可以這麼說。天氣就像人生,猜測不來,儘管天氣以目前科技的先進,不多不少可以有點譜。由於人對人生就像對天氣那麼依賴,可是科技還沒發明什麼預測技術,瀏覽四周,那些對你說可以看到你一生或你明天的人群,就像新的一族,到處皆是。

如果說幾十年前的你,知道今天是怎樣的你,我相信世上找不到一個這樣的人。

好些時間了,偶然看看自己的手,嚇得厲害!那些無盡的皺紋,手背上條條突起的筋,伸不直的手指......,主要是這些是親眼能看到的。鏡子裡的自己看不清楚,也不仔細;照片上有時要看角度,也有看著不住搖頭的。

是的,人生就算他好幾十個年頭,假如超過一半都在同一個土地上度過,而且算得上是好的,就只有那片誰也可以享受得雲天,我不寫意。

不寫意是除了雲天就剩下家庭,當然,家是一個包羅萬有的字。裡面有最美好的也有最難的人與事。一輩子就捧著它在頭頂上,悄悄地輕輕走過。

不寫意是剛從賦稅的網站出來,一口氣好幾千塊錢。現在,除了得自己處理一切程序,因為有了互聯網,不用跑銀行,可是自然就發覺原來那麼多的稅項是強人所難,而且以前沒有的,現在都找到你頭上了。那是政府、大區政府、市政府聯手抓的。就差沒一個街道政府,說不定也有可能出現。

大官門的完了,還得應付本應為民服務的機構,首算銀行。從今年開始,每一樣服務都要收費,原來包含在某個服務包內免費的,都給一一拆出來,逐樣算,而且每月算!

銀行,最近染了一種叫地痞的惡習,擺明車馬做騙子。從上到下,你一不小心就中計。也許因為一般的概念是信任,戒心不大,那就大錯特錯了!由於數目普遍來說不高,也不想浪費更多的時間去較量,就這樣的,一點點,加費用、加服務,要不就換一家!不過,你能保證另外一家有不同的做法和態度嗎?能完全不用這些服務嗎?

被壓迫感!那就別來跟我說這是個自由的國度,也因為你,靴子國啊,不斷漠視我不出生於那個什麼人民共和國,我一直都不是那個國家的人!

除了藍天白雲,除了家人跟你叫意大利,我可以更寫意!

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開球了,與我無幹的事也有令人遐思的地方


今天2018世界杯足球錦標賽開球,在那遙遠的地方。為意大利來說,是很遙遠,因為國家足球隊敗給瑞典,沒入圍。

這是有史以來意大利國家隊第三次不參加世界杯:第一次是1930年,意大利足球組織和主辦國烏拉圭關係搞得不太友好,歐洲代表隊只數法國、比利時、羅馬尼亞和南斯拉夫,沒了意大利的份兒。

第二次是1958年度的比賽,1957年的選拔賽中輸給北愛爾蘭。現年85歲,參加過該場比賽的足球員基諾-皮維特利說當時的匈牙利球證又肥又矮,跑也跑不動;意大利本身的球員又因為幾年前蘇佩爾卡空難,十八位球員喪生,另國家隊元氣大傷,踢得不好是自然的事;而且北愛隊來頭也不小,落選就成了事實。

今天,意大利第三次沒資格參加世界盃,許多球迷可痛苦了。

我不是球迷,也不喜歡足球。自己覺得那樣的比賽常常有不公平的地方:球證主宰一切!我就是不愛一言堂。

可是,足球這玩意讓我發了一陣想,是對這生人的感想。


以踢足球踢得好而名成利就的球星,越來越多;而且所賺的錢也一樣。所以,是達到人生有錢、有名、有氣的一條捷徑。也怪不得後街的一片球場,每天都總有一班十來二十歲的非洲移民練球。誰知道過一兩年,不又是另一個巴神?

一隊球隊取勝,果然也得有幾個出色的國腳。我說的是團隊,不是自己踢就大功告成。

另一種人的愛好互動範圍比較窄,比如下棋。如果你是曠世奇才,當然也會名成利就。不過,數一數,當今世上有幾個?

再收斂一點範圍,如果你喜歡孤芳獨賞,做個畫家或音樂家、歌唱家,不一定需要有人捧場,成品出生後,自己可以對著它整天陶醉。

做人也是一樣。如果你想成大器,最好有後台。更好是一個旗開必勝的後台,即是說大包涵的組織,有絕大的勢力,只有你是他們的一分子,遲早有出人頭地的一日。不過,不要太精明,也不要太有才幹,真傻假笨都行,只有聽命。在得道期間,呼風喚雨,財運亨通,前趨後擁,不亦樂乎。不止如此,還蔭蔽後代,前途似錦。

那就是說得要選擇一個百戰百勝的團隊,有這樣的事實嗎?有的。

當然,棋手和藝術家也可以插身其間。那是見人見智的問題了。

一個必要的條件是代價。不能出軌或背道而馳的承諾,那是把你的個別自由賣出去,作為交換的錢幣。

否則,無名無姓的人多得是,翻開口袋掏不出零錢的,就是這些無名氏。

不是新聞新事,應該從有歷史開始,人類就是這樣地生活吧。

2018年6月13日 星期三

意法拗手瓜

他們自認是表兄弟,但彼此做事和性格都相差得非常遠。

一個叫做意大利,另一個叫法國。

直到十幾天前,稱兄道弟。當然,法國人做老大,意國人做阿矮,在大哥大,不,大姐大老默的指揮下,走著歐陸大路。

新人接手,新政策。特別是要還選民的債,是必須亮一手的。但選民不是你和我,再加上其他幾十萬人,我們都無足輕重。

於是,第一首在載滿非法移民的『寶瓶號』非政府機構搜救大輪,成了祭旗試刀的好肉。
多少年來,這類型的運作,被指控為財源滾滾的黑社會活動,給靴國充塞了極可能為數上百萬的無業遊民,小偷毒販。雖然有人說大部份都不願留在這裏,一有機會他們就亡北方跑,法國、德國、北歐……。

內政部部長大喝一聲要海港關門,寶瓶號得不到馬爾他收留,只好轉舵西班牙。西班牙新上場的左派樂得做個門面,大開門戶接了600多人。

這種做法當然引起四方八面的問罪呼聲,可以置之不理。

誰知馬龍仔那邊有人口臭,說意大利政府令人作嘔……

至此,是拗手瓜的時侯。

意大利新官的每一步棋的走法,對未來的影響不會小。

然後,假以時日,敵方肯定仍然不會放過攻擊的機會,那就得看場上賽手有多大能耐了。
所以說,給他們一點時間吧。說不定是垂頭喪氣的日子到期了,看看是不是出英雄的時辰吧。

別錯過機會!

2018年6月5日 星期二

名字是五星,你說呢?

直覺上真的不看好。

名字一般是記號,明裡或暗裡表達某種信息。

天上的日月星辰,地下的五顏六色,各處的動植物,人為的數目字,都被用上了。你試試看不同的旗幟是不是告訴你不同的現實?

標誌,除了商業宣傳樂此不疲,到了政治手段也使用這殺手鐧的今天,我不敢廢除底下所要傳達的立場。

星,五顆。黃色,是紅色的替代。

咱们走著瞧,只可惜是一件浪費多少光陰的現實。人生就只那幾十年來著,無能無奈地眼看他人擺弄你的生命,我不太慶幸生於一個許多人為民主,為平等犧牲過的歷史時刻。因為人嘛,從有歷史至今,改變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