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8日 星期六

道不同,不相為謀

自從我1996年第一次碰上家中第一部電腦的鍵盤後,我手指放在鍵盤上和食指摸在鼠標上的次數,比任何其他動作多。跟著這局部運動的擴張,當然老伴的羅嗦也日增。可是這些年來為公為私,這個對他來說一竅不通的玩意,在我頂著頭堅持不放的態度下,至今始終是名正言順地得其所哉。

工多藝熟,雖然對計算機科學一知半解,可從不斷犯錯得來的經驗,稍稍能看到點眉目。這點眉目不是科學學術上的,而是‘見人口面’得來的。

在互聯網上沖浪時,現在學會了慢慢看準顯示器的字幕,記得開始時一直不耐煩,草草跳過,因此不停闖禍。除了單看字面,也開始學會相人。字裡行間,往往就是描著筆者的五官。

有些人生性慷慨,文章圖像,經驗創作,毫無要求地與網民分享。有些則反正無傷大雅,怯怯地加上些小廣告。有些則比較豪放,廣告體積大一點。還有其他... 就像現實生活一樣,蕓蕓眾生,什麼都有。

還好,這是一個極度自由的角落,我看不順眼嗎,就像把電視節目換臺,關了網頁算了。那我最看不順眼的是啥?是那些開口講大話的人,天花龍鳳,越是吹得響亮的,越是要小心注意,提防下回讓他多得一次訪客數據。昨天看到一個自稱為東方學術專家的網頁,夸說精通中國文化,才二十歲出頭的意大利小弟,唸了兩三年中國話,說道已走遍天下路,經驗豐富。我搜遍網文,沒句中文,英文呢,馬馬虎虎,語法錯誤還不少呢。

以最近意大利國情進展,很多以前還會去溜漣一下的網點,現在都止步了。因為似乎社會越來越走向兩個極端,或左或右,或正或邪,或黑或白,再沒有中庸之道。今時某派上場,另派很多心心不忿的,在網絡上散布著又酸又辛的味道,發泄下臺者的滿腹囉唆。我也沒有隨風擺柳的習慣,找不到同道中人,就不相謀相論好了。

虛擬的生活如是,現實的生活也如是。一生人幾十年來向有一種信念,一派作風,可是近年來,不知是社會的轉變或者是自己生命履歷所必經的階段,一切像紙疊的樓宇,一層一層的倒下來了。

同道者?比方說,昨天家鄉隔鄰的濠江通過的第二十三條,我就是不明白。

2 則留言:

chuan 提到...

我在網上溜,朋友的觀點未必完全贊同,但會參考從他的角度看法。
多謝你的連結。

allie 提到...

chuan,
謝謝到訪。
當然,如果是朋友的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