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做政治是野心

一般人口中所說的「世風越下」,可能自有歷史以來都不斷重演著。

今日之風,是在自由與不自由的國土都有被壓逼感的難受。不自由國度是一把口說一句話;其他地方有變形的獨裁。前者爽快俐落,只要夠高度,無須作出解釋交代。後者手段要巧,所用的媒介也多,時間也比較長,更未必勝券在握,可是晃著文明民主的旗幟,最終目標仍逃不出統治與箝制一眾平民。

我從來不理解這種野心,雖然我知道權力是誘人的玩意,而且是會上癮的癖好。追求權勢,是為了自以為的流芳百世,或意外的遺臭萬年?歷史才幾千年,誰保證沒有另一次大絕滅?

就算計目前的七億人口,能登上提名的,幾萬也算不了什麼。即使上了又如何?

所以,除非真的抱有為民為人的父母心,我就是不相信爭權奪勢是正業。

當時局艱辛難明的時候,我就會想起以往及將來的歷史。以前發生過的事,還在在發生,將來的歷史怎麼交代今天的一切也好,你我他都朝著同一路徑進發,無人倖免⋯⋯,到時,還不是一樣?不過,我沒有像你那樣,用政治的名義欺己騙人。

- 看意大利左派選頭領有感

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水土不服,也有不是暫時性的

定義是:出於自然環境或生活習慣的改變,身體暫時未能適應而產生的病症,為【水土不服】也。

暫時有可能變成長久嗎?那長久的水土不服,是絕症嗎?

言歸正傳,我想說的是身體對周圍環境的適應,對生活習慣改變的後遺現象。

環境不適應,一種一種看看。

衣,是最容易適應的。我不是來自沒見過洋貨的大陸,剛出來工作不久,亦由於從小母親不把我打扮得跟同齡女孩一樣,穿衣就一直有自己的口味。六十年代末,流行喇叭褲,上身緊身衫,其他女同事還是過膝長裙一度。七十年代初,意大利學習完後回家,鞋子、衣服都是意大利製造。千多塊錢的一件衣服,毫不吝惜。然後,從豪華到樸素,路程短短的,不需要太多籌措。

食,會帶來思鄉的不適。時間越長,不適的感覺越深。當然,道地的佳餚美酒,舉目皆是。有吃不盡的各式好菜,只是越來越吃得不是味道;總想念簡簡單單的一碟點心、一碗艇仔粥、一窩好湯、幾條菜心、數件燒臘。。。能自己做的,都四處找材料,湊合著做。。。

住,不只是四面牆壁。看著香港唬人的樓價,一個房間大小就可以建造一個單位,價格絕對不人道。家居在這裡,就講求舒服。除了空間,更講究環境。大自然極度慷慨,藍天綠樹、四季分明。可是,住的除此以外,還有人為的千方百面。很多很多的不好,太多了!!!影響住的,其實是最重要的一環,就是因為住,移動不易,是最難放棄的東西,最後極可能就是困住一處的最大原因。

行,誰都一樣。因為那是所在國家提供的,沒有太多個人成分。有代步之車,有不完美但存在的服務,有整齊正規的設備,要適應沒像其他的那麼困難。

水土不服,據說會逐漸消失;長時間不消失,要對症下藥。

心理上要減少緊張,保持愉快,盡量主動適應。生理上這些水土不服用藥效力不大,倒不如相信這種說法:吃豆腐。

豆腐製成是用本土的水與黃豆,我不相信本土豆腐用這裡產的黃豆,可是吃豆腐始終是好的,當所有事情如豆腐,軟軟的一口吞下去,佔佔自己的便宜,方便自己的生活,有何不好?

在作出選擇時,硬的也當軟的來看待,反正事過境遷,哪有硬著撐到長遠不完的事物呢?

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

又是人們說會再重生的復活節



十天前吧,迎著陽光暖風開放的鬱金香,一朵一朵的爭艷。

就只這些天,就已經告別了。短短的時日,短短的生命。

人又何嘗不一樣?以時間來算,是比較長;以永恆來算,仍是一瞬間。

以前,深深地相信此生以後,又有一生,而且是無盡的。肯定不是因為當時覺得生命在指縫間溜走得快,而是因為一種信念,從小就聽來的信念。更跟著這種信念行事、生活,也沒覺得有何不好。反正,周圍有的是伴,數目也不少。

以為:此生行善,來生更幸福。
以為:守規守矩,免受翻不了身的痛苦。
以為:不差不錯,就會超人一等,成為萬世不枯的誰誰誰。

年輕人有老年人的智慧,是不可能的事。經一事長一智,真的智慧是需要用時間做土壤,用錯誤施肥,用腦筋滋潤,用生命當陽光。

今日,不相信了!

你想想,為幻想明天、放下當前而生活,值得嗎?為一種他人告訴你,但他也沒試過的目標而奮鬥,你的自己去哪兒了?只為了某種口號的呼籲而心安理得地做人,是因為你自己沒試過其實可以自己決定做好人的。

一個受病痛折磨的親人腫腫的臉,一些走在路上已不會相逢的友人,一朵朵昨日才盛開今天已凋落的鮮花。。。, 珍惜此刻吧,生命是該你自己決定怎麼活的!




2017年3月26日 星期日

假如⋯⋯

其實,人生匆匆幾十年,開頭的一半在尋求理想生活、享受玩樂中渾渾噩噩地渡過,有成有敗,有功有過。真正想到為自己生活時,是大半生糾過來的結論。

假如⋯⋯

肯定時光不會獨對你好,沒有重新的機會。所以,與其今日說假如,不如說為了明天的我,也為了昨天的我,要活得無惜無悔。

仍然年輕的你,記住人生最後是為了自己、為了自己所愛的人和事而生活。過眼雲煙以後,剩下的還是雲煙。

不要假如⋯⋯

2017年3月25日 星期六

三月二十五日記事,教宗與宗教

好幾天前,晴空萬里,那樣過了一天。

第二天,從早晨開始,一直有飛得高高低低的飛機,拖著長長的尾巴,割畫得無盡的天空傷痕片片。傍晚回家時,好幾次試著用手機拍下多度灰黑的氣尾巴,沒有成功,在小屏幕上根本看不見。

接著的一天開始不停地下雨⋯⋯

今天城市內有一件盛事,教宗在幾十萬人蜂擁下舉行彌撒。市內深嚴戒備不說,一早起來,到處陽光普照。

下午他離去後,我看看門外,有綿綿細雨不斷地下。

市中人語:天做奇蹟。

我則在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