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

別以為選票定奪政治方向


是輪到下一代了,年青人的期望,因為他們都希望這個國度有好轉。今天弗烏利/威尼斯/朱利亞自治行政區普選,重複三月五日全國普選的結果,右派的北方聯盟以57%票數率勝出。左翼得票26.8%, 五星運動得票11.7%.

左翼大區主席狄波拉。瑟拉堅尼上回選舉得票39.39%,以.39%票數打敗右派所得的39.00%。時維2013年4月22日。

大選已經過了差不多兩個月,意大利仍沒有政府。中右同盟的意大利力量黨、意大利兄弟國家聯盟和北方聯盟當時拿了37%票數,五星運動拿了32.66%,中左同盟得票22.85%,根本沒辦法成立政府,必須有兩個組合,但至今仍沒達成協議。不過,要任何一個同盟和五星組合,選民都會大大不滿意。

一般來說,大區行政選舉結果對全國選情都會有影響,因為民心表現大都從這裡看得出來。

這段時間,不少年輕人給北方聯盟投票,正如不少南方人給五星運動投票一樣。普遍的現象是中左在這幾年的行政表現,從登上執政高位起,到各種不得人心的措施,大大小小的城市都是非法移民的假『慈悲』善政,民怨沖天。當然,對政黨的信服,從來就像對宗教的信仰,是該黨的總是不會容易轉移方向的,除非另有所圖。也不用太看少他們,正如他們所說,目前他們願意做的是反對派的作用,因為他們沒有輸掉,只是他們的基層要求他們做反對黨。

至於五星運動,一蹶不振,個多月前是不需同盟而獨自拿票最多的,今天只有11百分點,理由非常簡單。還記得他們選舉口號是『無條件基本收入』,每個市民可得每月一千歐元左右的福利。選票結束後第二天,南部有個城市的50多個市民,擁到市政府取表格,申請福利金。。。,後果當然不說就明。

這兩個月來,那嘴邊彎著非常自得微笑、幾乎已自命總理皮膚曬得黑黑的年輕小伙子,無一日不強調他們在選舉上勝出了,特意忘掉68百分點的意國選民沒有投他們的票。

最後,當然得說說北方聯盟。

她出生的時候是1989年,我已經在意大利住了幾年了。當時,北方六個大區:倫巴第、威尼托、皮埃蒙特、利古里亞、艾米利亞-羅馬涅亞和托斯卡納等的自治運動聯合同盟組成的。創始人翁貝多-波斯是此黨派的聯邦秘書,在任20多年,至2012年成為終身秘書,之後,由羅帕多-馬龍尼接任,2013年由現任馬特奧-薩爾威尼承當。

1987年,波斯被選進入參議院,是北方聯盟的第一位參議員。之後,在政壇步步高升,直至2004年腦溢血後,到因私挪公款貪污腐敗而與2017年被判刑,一家沒個忠實人品的成員而擁有敗壞的名聲。

曾有一段時間,北方聯盟得到許多北方人的擁護,選舉得票勢如破竹,各個保守黨派都指著控訴該黨對南方人歧視,對移民不滿等等。所提出的撕裂方案,不斷受到攻擊。後來與意大利力量黨聯盟,一直到目前。

她曾經是許多人認為是改變社會的寄託,希望藉著這些呼聲,對抗傳統的政治。

可是,差不多從開始就有出軌的動作。但四周只有比她更糟的,因此,當三十年前對她有信心的人失望過了以後,今日二十來歲的年輕人,又重頭再來一次對她寄予希望。

今天所得的大區選舉結果,據理應該對中右執政有利。不過,世事不是你我希望著就能出現,還得看看幕後主持人的意念。那選民的意表呢?哈,別太天真了。

如果那些不學無術的人,都能無憂無慮地佔上行政主位,理由非常簡單:根本不需要能人,最好是無能的人。

最後還是一句:今天沒有真正為民謀命的正人義人。




2018年4月29日 星期日

飛上天上的天使 - 逝者已矣

這裡一般人的信念是當人死後,就像『飛上了天的天使』。

昨天,小阿爾菲抽掉呼吸管後五天,離開了這個人世。全世界為此事唏噓的人,為數不少。

我沒特別跟進這宗事,因為想起來就讓人心屈不紓。隱隱約約只知道人為的成分非常高,為了不浪費納稅人的錢,社會福利的賬,一個無名無氣的小嬰孩,有什麼需要如此注重?

最近所認識的重病人,和死去的人都比較多。衡量一下,覺得意大利在這一方面還是值得點讚的。對一個市民還是得盡力協助跟進病情,盡醫療的力量,輪不到誰說要用多少公私錢。

社會上各階層也曾經對剛去世的小阿爾菲提出各種可能的嘗試,某有路人士甚至給他拿到了意國國籍,並向當地提出要求,請把他送到新國家接受治療,醫院裡病床都準備好了。可惜事與願違。

一個有病的人,在這裡不會被拋棄;要安樂死也不是那麼容易。雖然最近新立的法例,每個人都可以訂立書面證明來表態,可以要求不接受無效醫療,避免過那種天不知、地不覺的生活。

飛上天上的天使。其實人死了,便不再存在,什麼都沒有了。有的只是周邊人的憶念,恩恩怨怨都隨著最後一口氣結束。

然後,地球繼續環繞著太陽轉,時間還是毫無感覺地奔飛,好人壞人還是會不斷傳宗接代地生存下去......


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意大利解放紀念日,4月25日。。。放假!



我不太喜歡看歷史,因為我總是在組成歷史過程的事上看到人醜陋的一面,世間人為的災禍比天降的嚴峻,而且都是少數的人犧牲大部分同類,犯不著再看歷史讓自己生氣。

今天在意大利是公眾假期,慶祝意大利國家解放。

事緣1945年4月25日經過兩年內戰後,在英美聯盟軍協助下,意大利從德國納粹與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府統治下被解放出來。

翌年,意大利政府制定每年4月25日為國家解放紀念日,全國休假。

許多城市,甚至意大利總統,從來都有慶祝的禮儀,一直以來,都強調意大利得到解放是當時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的功勞,儘管各方軍人和平民犧牲的數字非常重大:意大利人就超過20萬,盟軍12萬,在意大利境內喪生的德軍26萬(來源:Charles T. O‘Reilly)。

從此,法西斯在此後的意大利人中是咒語,學校中教的都是反法西斯,雖然直到近幾年,左派親共的政權才上了位, 但在社會上直接或間接的影響非常大。比方,學校、公務、大部分政社教團體,都是這方面的人士據居高位。

對民生有影響嗎?就像這幾年非法移民潮一浪又一浪,到處見到的意大利人已經成為少數民族。這樣地無限量大開門戶,是他們的正常手段。

為什麼?因為等政策通過以後,這些都是會給他們投票的一頭。

而且,這些人不一定安安分分地工作(絕大多數都不工作,二十來歲的壯男,要不是日間坐在公共場所的長椅上滑手機、聽音樂,就是在公園踢足球)。也有不法活動的成員,前幾天我親眼看見一個這樣的人開著一部奔馳A級,在路上逍遙過市。

我相信法西斯主義曾經為害不少,可是我仍會不斷地說,別以為共產黨比他們差勁。

老丘吉爾曾說:『意大利在解放前有十萬個法西斯主義分子,解放後就有十萬個反法西斯主義分子』。你懂的!

話得說回來,在網上也看見1938年廣州淪陷於日本之時,市民還不是上街遊行歡迎嗎?就像共產黨進北京,還不是一樣嗎?

昨天,社交媒體上有人說要給中國人意大利國籍,留言中馬上有人說:“不行,因為中國人永遠不會成為意大利人”。

也許這粉說得對,住了大半輩子,都不能完全的成為意大利人。。。,唉!

2018年4月23日 星期一

從意大利南方人帶著紙皮箱到米蘭,說說香港人49年移居


當然,大部分人對不是身旁的事都不會太關心,除非是舉世矚目的大事。

我對遠離了的香港,因為是故鄉,有一份思鄉情,但是今時今日那島上所發生的一切,都變得那麼遙遠和摸不著。是搖著頭的關心,是放開手的無奈,有什麼能做得到的呢?

有的,把個人經歷過的記下了,特別是當政治搞手要造假,企圖欺騙我們的下代。

例如,這幾天熱門話題是哪個不知是否祖上世世代代活在漁艇上、或也許與張保仔有血緣關係的某局局長的行為:改教科書。

去年已看到某報導說大陸人因為看見香港找工作比較容易,所以大量年輕人去香港求出路。那是序幕。

可以推想,其他不中聽的事實,都會被人一一重寫。

--------------------

話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上世紀50年代,萬事待興,處處要把戰亂留下來的殘破重修,意大利北部自動自覺地建起『工業三角』:米蘭、都靈和熱那亞。從55年到63年,不單南部缺乏謀生途徑的荒涼地帶,家中有的男人都湧往北方,凡是生計困難的其他區域,都向這幾個城市遷移。統計數字指從1958到1963年,意大利南部離家別井的人數有130萬,工業三角區在1958年有差不多7萬從外來的居民登記,到1962年有20萬,及1963年有18萬。都是從普利亞、西西里島、撒丁島、坎帕尼亞等地方來的。

從南往北遷移也是政治手段之一,一來可以平息戰後可能發生的社會動盪,二來這種趨勢幾乎是自然而然地解決南部問題的方法。

那些為了一個更好的明天來到北方城市謀生的人的出路,主要是投身於建築行業,其中佔百分之70-80。直到稍後都靈的汽車廠和米蘭一些大機械,化工,冶金廠作出第二次大量招工;時維1969-70年間,新到都靈的有6萬人,米蘭則有7萬人。特別在米蘭,大多數南來的移民,開始在都市周圍團居,這與其他城市沒有不一樣。外來人身份與不安的生活環境,帶來了60年代末的68運動工人與學生示威。

-------------------

我和這些年代的意大利有何相干?直接沒什麼,可是聽聽我外子親身經歷。因為如果你今天把他親眼看到的事說出來,肯定沒人相信。

『幾乎全部來米蘭找工作的南方人,都把全副身家放在紙皮箱裡,抵達後慢慢的全家老少大小都搬了過來。』

『他們租住這個米蘭城外市鎮的民居,平時你會看到他們穿著乾淨的睡衣出來逛,因為那是他們最好的衣服。』

『從來沒見過肥皂,第一次看見時,還以為是奶酪,歡歡喜喜的吃起來。』

『房子裡的浴室,一般都有浴缸。水龍頭方便,都成了這些人的菜園。』

你今天如果跟人這麼說,最少被人罵歧視,嚴重一點會受全民攻擊......

------------------

可是,這些都是一些在那時代生活過的人的親身經驗,現在越來越少人還記得,甚至很少還活著的人記得。等這一代離開了,往事就煙消雲散。

同樣,我家上一代,再上一代都經歷過49年隻身或攜帶一部分家屬『逃離』正在變色的國度,離開捨不得的家園,為的是預料到留下來將會遇到可以想像的困難。

我一半母系的親人,包括外婆在內,都趕不上跑到香港。至今我還有外公日夕嘆息的形象在眼前,他的哀愁怨懟,沒說出來過,可是我能不理解嗎?

今天只要看父親墓碑上顯眼的青天白日徽章,你能說他做得不對嗎?

你,或者你的家人,或者你的朋友,如果親身經歷過,就說出來,告訴眾人,歷史不是書上寫的就是真的,自己親眼看過,親自活過的才是真的。真的事不能因為他人的說法變成假的。

是對是錯,等後人自己定奪,但起碼你沒有噤若寒蟬,反之,要為不義的人作出最嚴厲的控訴!

別等其他人為你做,自己來!






2018年4月21日 星期六

意大利鋪路?

自從有社交媒體後,想知道世界各地的時事,點擊幾下鍵盤,用一下腦筋分真偽,不少事都能即時知曉。

是這種生活把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的距離縮短了,或者是全球化的結果是要製造出一模一樣的人類、一模一樣的政治?

香港的事越來越爛,心裡頭覺得可惜;可是看著看著,卻知道都是已經在這裡發生過事實,施行過的政策。有時,好像覺得三七在奉行意國不知哪一勢力的操縱,在香港把靴國翻版過來。

結論是香港爛,意大利更爛!

昨天聽到有人這樣說:『選舉沒用,誰上台都沒用;因為什麼都改變不了。這些拋頭露面的政客只不過是傀儡,要執行操線者銀行的命令。』

是老生常談,這裡誰都會說這些話, 問題是根本每個人都習慣了,也沒空沒勁去抗爭,因為一來害怕,已經這麼困難,搗亂的結果是連這丁點的好處都沒了;而且說真的,不好是不好,還過得去吧。

這不就是全世界活著的人的面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