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只要有黃土的一天,就有生意

還是讓我回來這個小角落,抖抖氣。

從開博起,不少時候都談論文字。初時興趣所致,慢慢變了飯碗,靠中文搵食,雖然不至於沒了這檔就沒得吃。

期間有一件怪事:無論當時或現在,尋經據典的事,比如找些源頭,對我來說是一件幾乎沒可能的事。今日網上可以找到許多資料,當然要細心過濾篩選,費點時間就是了;要找些文獻就真的沒辦法。某君本來素未謀面,網上交換過幾句話,也不知何許人也;突然間,看到一個專題博客,竟是“說文解字”,頭頭是道;不單止,有圖為證,都是古書古典。。。佩服!可能就是所謂有背景吧。

我呢,疏懶了這兒,忙著為意人推介漢語,可是不能忘本啊,荒廢了的,仍然是自己的土地。



這些年來,看著靴國變化,心裡有數。

最近一兩年,透過拋頭露面的一塊板塊,香港本土時事,片面地也得知多少。

感覺:這兩個地方越來越相似。

那位自稱在天堂上已經定了位的女人,幹什麼都一眼就能看出來。

此處打著左派旗號的黨派幹什麼,還不是同一葫蘆?

雖然,難說背後的手黑不黑,手是一雙就肯定的。

且不說萬多里路外的鄉土,那邊的情況得等著瞧著篤著;這邊就真的令人透不止一口氣!

意之,我之意;寫之,別不寫!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2017年7月13日後,沒事的。。。

。。。【那時也沒想到能樂觀到多長時間。。。】

藏在腦袋裡的話,不說出來,沒人能聽見。

不說出來的話,只有你自己知道,也許這也是一個原因。

既然要說,自然要有一個聽眾,一個說話的對象。除了你,這個對象叫『記憶』,留下心中的話,將來有回味的享受。

時間是說話最基本的條件,連說話的時間也沒有,是因為被奴隸化了,無論是為糊口、為興趣、為過日神,總有一個藉口,讓人不能說話。

一找到機會,就來說了。這幾天最不容易揮去的念頭是那個剛死去的人,和他素未謀面,也沒特別知道他的生平,或他幹的事業,直到世上傳出他的死訊。

略略的看了一下他做過什麼,為什麼死得那麼『被動』。

讀到他寫給愛妻的名句:『即使我被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不容置疑是對最深愛的人作宣言,可以理解。但我這個人就是喜歡多想,也因為是他把文章命名【我沒有敵人——我最後的陳述】,敏感地就直覺他隱隱指向的是他一直深愛的國家,與他的愛人別無兩樣。

也剛看到最後一次入獄前他在香港接受電視台訪問,人的頭腦還是非常清醒的,意志還是非常堅強的,口齒卻出現困難。我不知道,可能他本人說話是這樣,可誰能保證那不是受過折磨遺下的跡象?

我同意,亦在沒看到這視頻前、知道人去了時吐過這樣的一句話:”做人做事要不枉“。正如他所說的:“......因為我認為這樣做是對的,這樣做人生很充實...”。“......做什麼都要付出代價,經商的生意人也一樣..."。

樂觀地做自己認定的人生目標,是做什麼都沒關係所必須保有的心態。

歷史上,有數不清的這種硬人;有多少次翻版的莫須有;從有文字開始就有的文字獄;從有帝君開始就有的獨裁者;從有強權就有的反對者。歷史不會在今天、明天停住,因此也不用妄想後天什麼都變好。。。

對得住自己,活得不枉此生,認定該做的事,生死度外,坦然處之。

也不用悲哀,來去一度,長短算不了什麼,有人記得是好,沒人記得也不錯,只做一個字『正』。是『真』的『正』,不是某些人口頭上說『知』,『念』,『能量』所賣的正。因為在說以前,該試試去做!

沒事的,酒照喝,舞照跳,馬照跑,錢照賺,人多著呢!

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

不同意事常八九



有人說:不要抱怨一代不如一代,那是你跟不上潮流。

又有人說:兒孫自有兒孫福。

走遠一點,更有這句話:長江後浪推前浪。

是的,腦子裡常會問自己:怎麼攪的?這樣的想法、這樣的做法。。。?

我這是記錄現實,將來有將來的人自作主張。

---------

唔,你考得不對的有這些:看看,拼音寫錯了;漢字缺了些筆劃;讀課文生詞沒學好;讀音錯誤;語法不規則;表達不足,問非所答。。。

欸,怎麼只拿到這分數?我應該拿高一點兒的。

------------

老師們,我們約定一下該怎麼評分。學生們說這位老師太嚴厲了。可是我們應該鼓勵學生,這些來參加考試的學生已經是我們最好的學生了,所以評分時,應該鬆一點,盡量給他們高分。。。,而且,我們自己的水平也不太高,要求不能過高。。。(??!!)

-----------

好吧,課程是你名下的,隨你方便好了。

小的這方撤退。

不爭取?不了,一點兒也劃不來。多年耕耘,荒地一片。

而且太多的年輕人有太年輕的想法和做法。他們不會聽你的,雖然你知道你說的都是經驗之談,都是自己碰壁碰得焦頭爛額學會來到,他們不單不承認有不對的地方,也不懂得接受逆耳的忠言,更不會向你說多謝。

管你不同意,世界是在他們手上。

2017年6月6日 星期二

冀望多幾個晴天


本來四季分明的意北,這些年來和香港的天氣愈來愈相似:冬天不太冷、雪也懶得下;春天幾乎一轉眼就過去;夏天熱得來又潮濕,淋漓大汗,家家戶戶都有冷氣機;秋天天高氣爽,不過走得頗快,也帶著夏天雨季的尾巴,不倫不類。

窗外,雷聲隆隆,打在窗扉上的,肯定是冰雹。顯然粒子不大,可心中期望著雨早點停。

那天我正在幾百公里外的城市出差,晚上與家人道過晚安,準備第二早六點起床辦事。無聲無息,傍晚回家才知道家裡水浸了。。。幸好強壯的兒女都在家,挽救了可救的物品。災後收拾殘局,至今仍未完未了。

是十多年來第二次,財物損失不計,身心所受的打擊,誰來負責?原來市內執政的該改善居民住屋的公共設備,以我的情況來說就是街上通水系統得增加,去水該按照民居所需處理;但看看整個靴島不斷的山泥崩瀉,地震災區好幾處仍未重建,要公家做點什麼就幾乎是緣木求魚。

所以,一看天氣報告說有雷雨,心裡就忐忐忑忑,希望佈置好的自做防水設備能擋住老天爺的水龍頭。

他們都說我怕水,我怕的是這樣的水。小時屋子外用木棍撐開的小窗,在沒有玻璃的窗內看著外邊傾盆大雨,雨小了穿著拖鞋往路上踏水,那樣是一種樂趣。今日擁有的東西多了,電腦、電器、地板、儲物、家具、衣衫。。。,當然要扔掉的,都扔了。可惜是可惜,但不是物質去了所留下的唏噓,而是那種無助兼無人願意負責或變更的無奈;無奈也不在於天災,而是在於一個毫無為民請命的國家,還會被人說你算是幸運的了;不幸也不在於這個爛糜糜的國度,而是在於今時天下無樂土,又有哪一個地方事事如意的呢?

雨下完了,天就會晴。生在這樣的一個時代,就冀望多幾個晴天。

2017年5月30日 星期二

五月五日,端午是活在腦根子的一碼事



在沒有糉吃,沒有龍舟看,沒有收小香囊的環境下,端午節只是在記憶中糉葉濕濕鹹鹹的一陣香,母親手中一條條水草,包起一個個大小均勻的糉子,開水裡啵啵聲的圓圈,然後一個又一個涼過後就是享受的時光。舌尖舔到一小塊馬上融解的肥肉、牙齒咬上軟軟清甜的栗子、間中出現硬硬的小蝦米、香噴噴的綠豆摻著同等數量的糯米、是我最喜愛的鹹肉糉。

吃鹼水糉的比例顯然少得多,不過還能想起那澄黃色通透的糯米,上面澆上糖漿,仍然是可口的。

樂此不疲的老人家,在兒女記憶中也是與糉子分不開的。她那次做了那麼多的糉子讓孩子們吃,害得他們一聽到糯米就耍手不要。

小小而有精美刺繡的香囊,非常古色古香,小時總會拿到一個,美。。。好的回憶,舒服的感受。最典型的是這個模樣:


今早醒來,同事們已經不斷用微信彼此祝賀端午節。曾經有一段時間,這個傳統節日被埋沒了,現在要宣揚國家文化遺產,慶幸各種民間節日一一重生。也好,兒時已去的生活,在沒人認識此習俗的異國,添一點氣氛。

端午,驅除瘟疫,降五毒,趕惡運。既然你看到這篇文章,就祝你瘟神惡鬼不近,萬事逢凶化吉,小人遠跑,百病不侵!